国内统一刊号:CN35-0015 三明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0598-8258176广告热线:0598-8223675订阅热线:0598-8250777






2022年01月12日

来自大森林的生机

●(三明 /厦门)林万春

前不久,地球人在享受观看东京奥运盛会带来的欢乐的同时,又在银屏上目睹了云南象群北迁,而后者不亚于国产动画片。象行千里,逛吃逛喝,憨态可掬,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我前年到过西双版纳,欢度了傣族泼水节,观赏了葫芦岛热带雨林,虽然来不及去野象谷,但听了“百象冢”的故事。导游原是一位知青,他说抗战前,西双版纳原有一队威风凛凛的象兵,1943年秋,日寇从缅甸进攻我国边陲重镇打洛,象兵和鬼子在打洛江畔激战一天一夜,敌军伤亡数百,而我方80多头战象全部中弹,血把江水都染红了。乡亲们打扫战场,在江边挖了个大坑,把阵亡战象隆重埋葬,还立了“百象冢”墓碑。曼广弄寨的民工意外发现一头公象还在喘息,一排机枪子弹打穿了它的嘴和前腿,浑身上下都是血,好在还有一口气。好心肠的村民用八匹马把它拉回寨子,治好伤,把它供养起来。

1969年3月,第一批知青下乡时,战象“嘎羧”还在世,歪着大嘴淌口水,两只腿一颠一跛,整天在寨子里闲逛,到东家要串香蕉,到西家要筒泉水。插队的第三年,嘎羧食量越来越少了,整天蜷缩在树荫下打瞌睡。负责饲养的老爹说:“太阳要落山,大象要走了。”大象和狗一样,临终自找秘密归宿。那一天,嘎羧突然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两只前蹄急促地踩踏地面,鼻子一甩一甩指向象房小搁楼。老爹一样一样往下搬,终于看到了象鞍,嘎羧泪光闪闪,示意大家将它在背上扎牢。象鞍上留着弹孔,血迹斑斑,一股儿怪味,但嘎羧披上它,却平添了一股英武豪迈的气概。大象挣扎着往外走,一群小孩悄悄跟上,发现它绕着寨子走了三圈,似乎对养活它26年的寨子恋恋不舍,最后长嚎一声走向“百象冢”……

泼水节的水清凉清凉,相反,曼广弄寨的故事却令我热血沸腾。

这一次大象北上的出发地,大致也在西双版纳附近,2021年4月的一天,15头亚洲象从普洱墨江结队出发,就像放了学的幼稚园孩子,途经玉溪、红河、昆明3洲(市)8县(区),历时110多天,迂回跋涉1300公里,一路上逛吃玩耍,仿佛一帮恶少,又是组团大摇大摆“轧马路”,又是潜入庄稼地啃玉米和甘蔗,甚至大咧咧闯进村民家找吃的,那头小公象还特别淘气,东瞧西望,长鼻子甩来甩去,把人家电视机也玩坏了。一只大象踩到地上的大米打滑,跌了一跤,挤坏了门框……在红河洲,我听到林草局一位科长莫明忠说,他一直跟着象群,最近一次距离仅15米,这群象总体还温和,可能也知道人类的想法,因此比较客气,一般不主动搞破坏,有时还会回头看一看、瞅一瞅,如同笑眯眯向人表示谢意。但毕竟是不请自来的庞然大物,也会弄得鸡犬不宁;一位妇女却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很欢迎,大象头一次来,吃点喝点不算什么事。”

我想起象群出逃肇事,异国也曾发生。1999年6月,南非克鲁格国家动物园30多头非洲象集体“越狱”,却不时受到盗猎者无情屠杀,象牙是无价之宝,令人垂涎。于是象群恐慌了,开始报复,四处乱窜作恶,最后连当地动物福利组织也忍受不了,赞成射杀,一劳永逸。最后,好在动物慈善家安东尼出手,及时让他的私人保护区收容剩下的7头大象。其实,大象很聪明,它们的智商相当于四五岁的小孩,和狗差不多。据说2012年3月2日,安东尼突发心脏病去世,相隔数百公里的象群(这时已发展到21头),不知感受到什么,不顾风暴的阻拦,翻山越岭,奔袭12个小时,来到安东尼的住地,团团围着小木屋,一连哭嚎两天两夜……

诗经云“吉祥有象”。归来兮大象,举国关切。如今,云南象已安全回归栖息地,15头一头不少,为此,云南有关部门前后动用了大量机动车、无人机,花费了巨大人力和财力,保护了这群森林巨宝。

我清楚地记得,在北京濒危动物中心有一片墓地,林立着黄色小墓碑,那是为动物们竖立的灵位,在全世界灭绝的几亿个物种中,有60%就灭绝于20世纪。不说别的,普洱墨江一带,历史上曾经豺狼虎豹“横行”,如今却难得一见了。保护生物链,刻不容缓。两千多年前的一个黄昏,先哲庄周从化蝶一梦中大悟:“天地与我并立,万物与我为一。”而云南象回归的喜讯,让我真真感受到中国人的智慧。

--> 2022-01-12 3 3 三明日报 content_116404.html 1 来自大森林的生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