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三明足球界留洋第一人!梅列第一实验学校体育教师刘凯到法国学习回来,他教学员带着思想去踢球

中国学习队员(后排右一为刘凯)与法国老师合影


“前几天刚给市中小学生足球比赛吹哨,所以很忙。”梅列第一实验学校教学楼前,一个皮肤黝黑、高个儿的汉子等候在那里。他叫刘凯,学校的体育教师,学校足球队负责人。去年11月,他入闱2018年全国校园足球教师教练员留学项目,赴法国接受了3个月的专业进修,成为三明足球界留洋第一人。


三明足球老师赴法国充电

刘凯,建宁人,从小就喜欢踢足球,当时在小县城喜欢打篮球的青少年居多,而刘凯与十来个小伙伴始终痴迷足球,坚持踢了下来。后来他考上莆田学院体育系足球专业。幸运的是当时福建师大分配了一名足球专业研究生到莆田学院,学校得以开启足球专修班。在校期间,他参加校内联赛、地方业余联赛,球技得到提升,2010年作为校队参加省大学生运动会,在体育专业组比赛获得第三名。

2011年大学毕业,小刘来到梅列区任教,先后在三明八中、梅列实验小学当体育老师。2015年,梅列第一实验学校成立,刘凯来到这所新学校,校领导重视校园足球,他的专长在这里得到发挥。目前,他是学校唯一足球科班出身的体育老师。

2018年,小刘喜得“锦鲤”——从2016年起,教育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领导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和中国大(中)学生体育协会实施校园足球教师教练员留学项目,从全国选拔学员,去年三明得到一个名额,刘凯由市教育局选送,到珠海参加选拔,幸运入选。

2018年10月底,“全国校园足球教师教练员留学培训”学员分赴英、法两国留学,此次到法国的共220人,到英国的100多人。


法式教学重在理解实践

就这样,刘凯从北京登机赴法求学。

“在北京看到的都是高楼大厦,而到法国,到处是足球场。”初来乍到,法国的浓厚足球氛围就给了刘凯深刻印象。

刘凯所在的班是到法国西南部的第四大城市图卢兹,图卢兹俱乐部是法甲传统强队。作为中、法两国大学生体育协会联合承办的项目,学员安排在图卢兹第三大学上课。他们共2个班,40人,其中2名翻译,年龄最大的50多岁,大多数是三四十岁的体育老师。

给中国学员授课的足球专业老师有大学老师,也有俱乐部教练,老师大多年龄在40岁左右。学习结束时,中国学员还与老师们举行了一场告别赛,“老师们的技术相当出色,基础十分扎实。”刘凯说,特别是斯蒂芬教练,这名高中足球老师技术很好,曾带领图卢兹高中训练队得过冠军。他很幽默,训练时爱开玩笑,与学生相处融洽,课讲得通俗易懂。

法式教学让刘凯耳目一新:中国的老师上课讲得多,让学生想得很少。法国老师则不同,不是事无巨细地讲,而是比较泛,靠学生自己理解,注重实践;上课时,先小组讨论,然后派代表把小组的想法、个人的理解写出来、讲出来;半天的理论课,半天实践课,下午就在球场上把想法演练出来。


切身感受法式体系的强大根基

在法国学习,每天行程安排得满满的。早上7点出发,到晚上6点才能回来,中午除了1个小时吃饭时间,都没有休息。每周一到周五,上午、下午各2节课,周三下午安排去参观俱乐部,观看中小学球队、女足比赛,周六、周日观看法甲图卢兹俱乐部参加的比赛。“比赛特别多,不同级别都有,有法甲、法乙、法丙,还有全国地区联赛,比赛很正规,球员都是在足协注册的,所有球队联赛记录都要上交法国足协备案。”刘凯说。

2018年法国队夺得世界杯冠军。法国足球为何能站在世界之巅?“法国足球从小到大,体系非常完整,形成了很好的金字塔体系,人才基数大,好苗子就出来了。”刘凯认为,这是法国足球成功的主要原因。

法国足球很普及,学校对运动项目很重视,除了正常的体育课,要求每名学生每学期选一个项目,并且必须通过。基层教练很多,不少俱乐部中踢不上职业联赛的球员,通过教练课程,考了资格证,就能成为中小学足球教练。

刘凯看了法国职业队的比赛:打法统一,速度、节奏快,脚下技术娴熟,即便不是强队,也一样,各个级别球队形成体系,从青少年开始一直到成年队包括俱乐部,秉承了一套体系、打法、包括思想体系。

“法国老师用的教材,都依据足协的体系大纲,那书是不易看到的,一本版权就是2万欧元。”刘凯介绍说。

法国中小学校园足球,与职业俱乐部不同,主要抓兴趣培养。每学期12节课,此外周三、周六下午可以不上课,去上业余俱乐部的兴趣班。当地业余俱乐部特别多,可用场地多、教练多,场上都是青少年在踢球。俱乐部学费不高,一年才600欧元。俱乐部主要靠政府拨款和招收兴趣班的费用维持。

法国足球对好苗子从小培养,对本土小球员非常重视保护:14岁以下的注册球员不能去其他地方踢比赛,十五十六岁才可以接受外面俱乐部的试训。这一做法,让法国足球苗子不致流失,人才辈出。

“英国足球曾经滑坡,十年前引进法国克莱枫丹青训体系,现在的英国国家队出色球员都由此受益。”刘凯说。

留法期间,中国学员还抽空到其他西欧国家,了解不同国家的足球风格。2018年12月2日,刘凯与伙伴去西班牙,看了西甲巴萨主场与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比分2:0)。巴萨的足球氛围非常火爆,开赛前3个半小时,热情的球迷,专程来观战的外国游客,就把诺坎普球场围得水泄不通。“就像过节一样。”“巴萨以传控为主,打法有灵性,从后场到前场,整体感强。”他们原本还想看皇马比赛,可惜没买到票。


教学生“带着思想去踢球”

2019年1月31日,刘凯带着留学的收获回国。

回到学校,他将法式教学用到课堂,用到校队训练中,给孩子们带来了全新的感觉,“特别是刚回来的头两个月,学生们都以为来了一位新老师。”原来校队训练时,边路进攻,该怎么做,如何跑位,他都得讲得很清楚,现在让学生练,自己则做好记录,而后问他们问题在哪?怎么改正?怎么做?以前学生不敢回答。现在,在刘凯引导下,学生们开始思考怎么做,怎么通过自己把其他人带动起来。“带着思想去踢球,孩子们一天天在进步。”

作为国家级校园足球示范校,梅列第一实验学校2015年一成立就组建了足球队,并拟定了5年计划,现在学校每周有一节足球课,中小学各有2个男女队,小学一周训练4趟,中学至少2趟。在刘凯与同事们的用心培养下,涌现出一批好苗子,本校八年级的林永烨,现在到中国秦皇岛足球学校求学的张嘉辉等。


“三明校园足球要多打比赛”

从足球强国学习回来,刘凯越发看到了差距。与福州、厦门、漳州、霞浦、南安等地比,三明足球基础较薄弱,基层教练少,学生踢球时间不够,尚没有完善的体系。

三明的体育老师中足球专业的很少,梅列第一实验学校14名体育教师中,只有刘凯是足球专业的,整个市区近几年足球专业毕业的老师只有几名。

“三明各学校的足球比赛太少了。”刘凯说,一个球队是否成功,训练效果体现在比赛中。像福州等地有校际联赛,福州一所中小学球队一个学期能踢上50多场比赛。三明除了一年一度的市级比赛外,正规比赛很少。

刘凯说,随着社会各界对校园足球的重视,三明中小学足球整体水平正在逐步提高。教练更专业,对规则、课程的教学更到位,其他对足球有兴趣的老师也参与到校园足球中,地方足协也给予支持。“我们学校每个队都有1到2名老师,梅列足协还派员来校指导。”刘凯说,学校与足协合作,学校老师、家长、社会力量合作,相信三明校园足球明天一定会更好!(图由刘凯提供)

(作者:记者 王长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