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源远流长!三明这座被称为“国之瑰宝”的古堡有了新发现!

池云龙穿的“鱼头鞋”


池云龙中“拔贡”时的牌匾


池云龙手迹


池云龙睡的床


“池云龙”私章


﹃景云堂日升记﹄印章


印章:护封


“日升池记”公章


日升池记、池云龙、景升堂日升记、护封、世书香等印文


﹃日升﹄号铁锤正面


﹃安贞堡﹄谷印


“世书香”印章


“辉志池号”秤砣


池云龙考中“拔贡”后立的旗杆石


安贞堡大门铁锁


池绍忠、池占瑞、池云龙画像


“桥梓联芳”牌匾是咸丰年间旌表池圣笃、池绍忠父子登科、两代为官美名钦赐的。


当年安贞堡外围左侧护坡被拆除的石基


池云龙曾孙池仁升(右)、玄孙池善耀


安贞堡,“国之瑰宝”,福建现存规模最大、保护最完好、装饰艺术最精美的土堡,由池占瑞、池云龙父子建于清光绪年间,2001年被列为全国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为研究安贞堡的前世今生,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永安市槐南镇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最近笔者查阅文献资料,并与池氏后裔池仁惠、池仁升、池善耀等人多次深入交流,查看池氏宗谱,见到了他们珍藏的池氏家族经商凭证、池云龙的鱼头钉鞋、私章、手迹等的珍贵物品,了解到原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时任永安县委书记袁启彤保护安贞堡等故事。这些新发现,对安贞堡的研究与保护提供了新的线索。

池氏经商的印证

池氏在槐南一带开基至今已25代。

《西平宗谱》(1946年重修)记载,西华池氏第十四代祖朝敏公,“生乾隆辛巳年(1761年)十一月初三日……公率性天真,孙曹课读,经商福省,屡得荣归,置田计粮贰佰余亩。”可见,池氏家族早在清中期就到福州经商。

池仁升是池云龙的曾孙,西华池氏第二十一代。他说,池氏第十五代祖圣笃公(生于乾隆丁未年,1787年),是朝敏公长子,子承父业,在福州持续经营“日升池记”商号,不断扩大经营规模,在闽中、闽北、闽西等地收购杉木、楠木、牛皮、香菇、茶叶等货物运往福州,销往全国各地,甚至远销东南亚,是资深的闽商。

池善耀系池云龙第五代孙,在其曾祖父池世贲(池云龙第四子)所建的房子景福堂前院,原安贞堡路口处经营古玩店——安贞世家民俗馆,镇店之宝就是池氏家族经商、池云龙生前使用的物品。他说:“30多年前整理客厅香案时,发现破旧的竹篮里放着这些物品。”

安贞堡规模宏大,耗资之巨,以致人们怀疑它的经费来源。乡间曾一度流传“太平天国将领林俊寄宝,池家一夜暴富”的传说。永安市客家联谊会、永安市客家文化研究会、永安市西华老年协会,于2007年9月编印的《安贞古堡》,其中《对安贞堡建筑传说的考证》从族谱记载、时间不对、逻辑不合理等方面,否定了“林俊寄宝”的传说。

此次发现的6件池氏家族经商物品,年代不同、用处不同,为池氏家族连续五代100多年的经商提供了证据,证明了池家绝非一夜暴富。

6件物品为:“日升池记”商号印、“景云堂日升记”印、“日升”商号铁印、“护封”印、“安贞堡”谷印、秤砣。

“日升池记”商号印:木制,形状为一本打开的书,正方形,5.3厘米×5.3厘米,高4厘米;欧体楷书,朱文,“日升”与“池记”中间有花纹间隔。池善耀说,此印主要用于商号文牍往来的凭证。

“景云堂日升记”印:木制,长方形,长5厘米、宽2.3厘米、高4.5厘米;篆书,细朱文,四周留边。景云堂,系圣笃公于咸丰丙辰年(1856年)所建,此印为圣笃公晚年经商所用。

“日升”商号铁印:铁制,锤形,长10厘米,中间有孔用于装柄,两头分别为“日升”“池”字,中间一面刻有“王锦裳制”。“日升”两字高5厘米、宽3厘米,“池”字为3厘米×3厘米。“日升”“池”三字为楷书,朱文。“王锦裳制”为楷书,白文。池善耀说,此印类似于现在林业部门检验木材用的钢印,用于商号经营楠木、杉木时,在木头打上商号印,以此作证。

“护封”印:木制,梯形,底面正方形2.5厘米×2.5厘米,高3厘米,顶面正方形2厘米×2厘米;篆书,朱文,四周留边。池仁升说,此印类似于现在的封条,先祖在福建各地经商,时常有信件、物品往返,在封口盖上此印,避免被人拆封,也可检验信件、物品是否安全。

“安贞堡”谷印:木制,长方形,长18厘米、宽7厘米、印板厚4厘米,印板背面有柄;楷书,朱文,为鬃毛所制。池仁升说,安贞堡在收田租时,佃户将谷子堆好,然后盖上“安贞堡”,如果第二天“安贞堡”三字变形或消失,说明谷堆被动过,需重新过秤。

秤砣:铸铁,圆锥形,锥底直径13厘米、锥高16厘米、重6.5千克,顶上有半月形挂钩,锥体刻有“辉志池号”,辉志系圣笃公的字。池善耀说,当年一般家庭没有这么大的秤砣,此秤砣的秤很大,是当年圣笃公用来称牛皮、茶叶、香菇等货物。

堡主池云龙的私物

此次发现的池云池私人物品有6件,即:鱼头钉鞋、木床、私章、“世书香”印、砚台、手迹。

鱼头钉鞋:鞋长27厘米、鞋掌宽8.5厘米、鞋跟宽5.7厘米。鞋帮、鞋面均为青布,圆口,鞋头正中有两条1厘米的加厚布条,布条间隔1.2厘米;鞋底厚2.5厘米,为七层牛皮压制而成,牢固、防冻;鞋底的掌、跟部分都装有筷子头大小的方形固钉,固钉高1厘米,每只鞋子各25枚,走石路、泥路,固钉能起到防滑的作用,走在硬地上则能发出轻脆的“咔、咔”声。池仁升说,这种鞋子当年是有身份的人才穿,不是普通人穿得起的。曾任福建省收藏家协会顾问的著名收藏家、民俗专家鲍国忠说:“这鞋为清末民国时期物品,在福州通常叫象鼻鞋。”同为后路社区的尤溪县管前镇,《管前乡志》记载“清代民国初年……足一律穿自制布鞋,鞋面加绣花的鱼头鞋,算最高尚。”

木床:清式雕花架子床,暗红色,床架为杉木,床头、三面挡板为楠木,档板上方镂雕福禄寿、竹报平安、喜上梅梢等图案,床脚为雕花马腿。床长206厘米、高190厘米、宽120厘米,其中床铺高60厘米。顶上有竹蔑编制的挡尘板,床前配有鞋凳,鞋凳长94厘米、宽27厘米、高23厘米。

“池云龙”私章:木制,长方形,长8厘米、宽3厘米、高3.3厘米;欧体楷书,朱文,刚劲有力。“池云龙”三字的间隔较宽,字凸起明显,四周铲平,不留边。

“世书香”印:木制,椭圆形,长4.5厘米、宽2厘米、高2厘米;篆书,白文。池善耀介绍,此印为藏书章。

砚台:石制,圆形,砚边开有三角形漏嘴,有木盖。砚台直径24.5厘米、高5厘米,砚内为凹形,最深处2.5厘米。三角形漏嘴长2.7厘米、宽3厘米。砚台底面正中刻有“池云龙”三字,欧体楷书,白文。

手迹:安贞堡内的窗雕、对联等多处留有池云龙手迹,但是文书类手迹,系第一次发现。手迹内容为邻村一位老人的死亡证明,由于只保存了最后一页,难以知晓具体内容。现存手迹具体内容为:“一状上荐,邻舍外眷,证明亡翁。本保:郑忠新公、郑应日公,本寺僧性居上人,山后郑成香公,本保池云龙公,五保高恩鸿公,六保田初现公。”池善耀介绍,“山后、五保、六保”系现在大田县建设镇的和平村、建丰村、建国村、建乐村区域,“本寺”系位于西华洋尾村的福寿寺,“文革”期间破“四旧”时被拆除。“本保池云龙公”字虽少,却是安贞堡发现的重要文献。

1885年10月安贞堡破土动工,同年4月,池云龙取中光绪乙酉科(1885年)“拔贡”中式第一名,候选知府。采访中发现与之相关的物品。

安贞堡大门铁锁。长58厘米、最宽16厘米,锁头宽9.5厘米,钥匙长32厘米、宽3厘米。

池云龙考中“拔贡”而立的一对旗杆石。位于池氏营坪祖祠进兴堂门口,旗烛斗字为“恩光梓里”“重枫宸典”,旗杆底座正面刻有“光绪乙酉科”“拔贡候选知府池云龙立”。

绍忠公(圣笃公之子)和池占瑞(绍忠公之子)、池云龙的画像。池仁升介绍,此图以景云堂厢房为背景,展示他们在读书、思考的画面,体现了池氏家族世代书香门第。

此前对外公布过的咸丰“桥梓联芳”、光绪“拔贡”两块牌匾也被池氏后人收藏。

袁启彤保下了安贞堡

安贞堡历时14年,于1898年竣工。在民国战乱时代,安贞堡曾是村民三度避匪的“避难所”,解放后曾作为仓库、粮库。“文革”时,堡内部分泥塑、木雕、藏画、圣旨匾额等被红卫兵破坏、掳走。

池氏后裔告诉笔者,1976年,安贞堡差点因“农业学大寨”被拆除——改堡为田。

那年,刚换届不久的洋头大队党支部委员会,为了推进“农业学大寨”,决定拆除安贞堡——改堡为田。村民罗某等人,拆除了安贞堡外围左侧护坡的5条石基和沿路石基共120余米,并将石头运到安贞堡对面的田边砌水沟。池氏后裔知道后,及时予以力争,并暂时制止了拆除。

为了推进改堡为田,大队党支部打报告给上级党委,引起了时任永安县委书记袁启彤的重视。

池仁升清晰地记得,当年农历十月的一个阴天,他在安贞堡门口的农田干活,忽然看见大队书记罗某带着袁启彤一行来到安贞堡,他便放下手上的活,跟在后面一起考察安贞堡。袁书记最后在安贞堡的禾坪(即晒谷场)中央,面对安贞堡沉思良久,说道:“安贞堡是古建筑,很有特色,有保存价值,暂缓拆除。”

安贞堡就此躲过一劫,才有今天的光彩。但是被拆除的部分,至今也没有修复,成为劫难的见证。

采访手记:

做好安贞堡保护开发这篇大文章

安贞堡是全市十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是福建土堡的典范,具有鲜明的防御性、科学性、艺术性,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池氏在槐南周边繁衍560多年,清代时世代经商置产,在当地还留下了隆兴堂、菁英堂、景云堂、景福堂等古民居,景云堂属永安市首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古民居与安贞堡,乃至散落民间的相关文物,理应成为一个文化整体,受到更好的保护。

近年来,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重视安贞堡的保护,每年都拨给一定经费给予维护。槐南镇文化站站长罗志杰说,2012年上级拨款420万元作为安贞堡修缮、附属设施建设费用,2017年为修建安贞堡门前的游路拨补77万余元。

如今,槐南镇以乡村振兴为契机,结合乡村旅游,积极申报AAAA级旅游景区,加大周边配套设施投入,围绕安贞堡开展田园综合体配套项目,其中投入7000万元的游客中心已完成主体建设,2019年元旦将投入使用。同时,把安贞旌鼓、打黑狮、扛花梁、做场戏、槐南唱曲等省、市、县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其中,丰富安贞堡旅游的内涵,为当地村民增加了稳定的收入来源。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

让文化遗产活起来。我们应当在保护文物、尊重文物的基础上,合理开发其旅游观光、文化创意、地理商标等多种价值,给“国宝”注入生机与活力。就安贞堡的保护开发而言,要发动池氏后裔、文化志愿者的力量,共同做好安贞堡流失物品、文献资料的征集工作,在安贞堡内设置专题展馆,以更好地开展保护、研究,同时保护好相关古民居,增加看点,做好安贞堡旅游这篇大文章,推动乡村振兴。

安贞堡

坐落于永安市槐南镇洋头村,又名池贯城。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由当地乡绅池占瑞、池云龙父子请示永安邑侯甘常俊同意后筹划动工,父子俩多次晋京参观,到各地土堡进行实地考察,耗费巨资,历时14年建成了这座土堡。安贞堡规模宏大,占地面积约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6000平方米,略近于围龙屋,前方后圆,前落为平行的院落,后落为马蹄形,内有18个厅堂,12个厨房,大小房间360间,5口水井,可供千余人居住。作为福建最壮观的土堡,实现了防御功能与居住功能的高度融合,被古建筑大家罗哲文誉为“国之瑰宝”。


(作者:罗联浔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