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快看!央视9日晚关注永安这个地方,引发全球华人关注!

永安又上央视了!

中文国际频道!

播出信号覆盖全球!

全世界都在看!

《记住乡愁》 第四季

四十七集 贡川镇——心底无私天地宽

↓↓↓

简!直!美!爆!了!

位于福建省永安市的贡川古镇,在青山翠竹的陪伴下,已经走过了一千二百多年的时光。沙溪与胡贡溪在此交汇,绕镇而行,滋养着这方水土。一条始建于明朝的古城墙宛如一位慈祥的老者,把这座闽中小镇紧紧拥入怀中,默默地守护着一代代古镇人家。



01

陈瓘是陈雍的第十一世孙,北宋神宗年间考中探花,入仕为官。宋徽宗时期,皇帝沉迷书画,不理朝政,把国家大事交给蔡京处理。然而,这位当朝宰相利用皇帝的宠信,迫害朝臣。蔡京一党故意抵毁司马光,要把他所著的《资治通鉴》付之一炬,许多官员为求自保不敢仗义执言,但刚正不阿的陈瓘却挺身而出,三番五次向皇帝冒死进谏。



陈瓘的据理力争,为后世保留下了一部伟大的史学巨著,但他自己却被蔡京一党罗织罪名,贬出了京城。不仅如此,他们还指使内侍黄经臣把他关进了监狱。



尽管遭遇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严酷刑罚,但陈瓘之言却字字铿锵。这份公而忘私、一心为国的忠义之举深深震憾了黄经臣,不仅停止了刑罚,还把实情上奏给了皇帝,陈瓘最终得以无罪释放。



两年后,宋钦宗继位,蔡京一党遭到肃清,陈瓘则被追封为谏议大夫。古镇百姓感念于陈瓘的正直无私,把他供奉于家乡的祠堂之中,四时祭拜,香火绵延不绝。

02

初冬时节,温暖的阳光洒在永安贡川古镇旁的竹海中。竹叶在阳光下,闪耀着温润的光泽。邓长茂带着家人,开始了一天的劳作,铁锄挥动间,美味的冬笋很快装满了竹篮。



自古以来,这里的笋业就极为发达。但市场热闹了没多久,就陷入了混乱。辛苦一年的笋农们,到头来,只能换得微薄的收入。一时间,怨声四起,买卖双方矛盾激化。明白这个道理的古镇商家决定共同抵制外来客商的恶性压价,他们成立了一间“笋帮商会”,为了就是让利于民。



自商会成立之初,一块“正直无私”的牌匾就始终悬挂在笋帮公栈的大堂之上。到了清道光年间,这里的笋制品又走出了国门,远销到日本、东南亚等国家。



“古镇越千年,地富人贤,笋竹销海外,帮栈迁天”。数百年间,不知有多少闽笋从这里销往海内外。贡川的笋农笋商们世世代代延续着这方水土所浸染的独特气质,他们在生意场上光明磊落,正直不欺;更是在国家危难之时,他们挺身而出,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03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无数仁人志士都在寻找救国之路。1904年,福建年仅18岁的笋商之子李宝焌,从报纸上看到美国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十分震惊,他从中看到了一条强国之路。为此,他和同乡刘佐成留学日本,学习飞机的制造和飞行技术。1910年,两人学成回国,他们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投入到飞机的制造中。但这些钱对于造飞机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李宝焌的父亲不仅变卖了祖产,还向上海的笋行借了一大笔钱。古镇的乡亲们也纷纷送来了钱物,家乡人无私的帮助给了李宝焌极大的力量,他临行前,含泪叩别父亲,说:“今天我走着出去,明天我要飞着回来!”



1912年3月,一架凝聚着福建贡川人爱国之心的飞机在南京腾空而起,翱翔于蓝天白云之间,这是在中国国土上制造的第一架成功起飞的飞机,李宝焌也因此被后人誉为中国航空业的先驱。



另人惋惜的是,1912年10月,年仅25岁的李宝焌因积劳成疾,病逝于南京。虽然没有实现当年驾着飞机飞回故乡的愿望,但他留下的技术资料,却成为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为中国的飞机制造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04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东南沿海惨遭日军铁蹄蹂躏。福建省政府立即组织民众内迁,但是如果内迁途中日本军舰突然进攻,就会引起一片混乱,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有很多贡川笋商在福州做生意,陈广选就是其中一员。在那个万般危急的时刻,大家聚在了一起,商量如何渡过难关。讨论间,陈广选提出了一个办法:把笋干用绳索串起来,投入闽江入海口。



笋干遇水就会膨胀,体积会变大,韧性也很好,半沉半浮在海水里,日军军舰螺旋浆绞上后就很难摆脱。

但要想成功阻止日军军舰,仅凭几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陈广选连夜赶回贡川,吩咐家人,把自己库存的所有笋干拿了出来,又召集留在贡川的笋商,向他们说明了情况。



在陈祥川的动员下,古镇里的所有笋商纷纷盘点自己的库存。然而,让众人沮丧的是,即使所有货物加在一起,还是不足以凑够数量。

陈广选和笋商们愁了一夜,第二天打开门一看,几十个笋农等在家门口,后面停着几十车的笋干。



原来,一夜之间,陈广选准备用“闽笋填海”来阻止日舰的计划,传遍了古镇。没有国,哪有家!当国家面对危难时,每一个贡川人都会挺身而出。



天还没亮,当地笋农们就自发地把自己全部家当,装上车,送到陈家门前。几十车笋干,堆成了一座座小山。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陈广选就在家乡筹集了三十船,近三十万斤笋干。他连夜起程,前往福州,并把它们全部投放在闽江入海口。

果然如陈广选所料,当日本军舰抵达闽江口时,几艘走在前面的日舰螺旋桨就被笋干缠绕住了,进退不得,其余船只也不敢再向前行驶。

三十万斤笋干,是贡川笋商和笋农几年的产量,古镇人却义无反顾地把它们全部投入大海,成功为福州居民的内迁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没有国,哪有家!笋商是破产了,可是福州安全了。贡川人不惜倾家荡产也要救国救民于水火的壮举从此成为一段佳话,在古镇中世代流传,化作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经久不衰,延续至今。



一位位贡川人,就像一株株青竹,坦然豁达,高洁磊落,携手构造出了贡川的不凡气质与精神高格。



近代中国内忧外患,向来懂得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贡川人民在民族危难之际,始终无私无畏。古老的会清桥前敲响了太平鼓,铿锵有力的鼓点释放着人们内心的喜悦,也敲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心底无私的古镇人,带着无比的自信,迈向了更加广阔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