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三明警方查获一名网络赌博人员,车子里藏着……

杨某涉网络赌博

为逃避网警追查,

经常更换地点。

前阵子驾车从广西转移至泉州,

途经三明时被警方逮了个正着。



据三明高速交警发布的消息,上月9日上午9时30分左右,泉南高速闽赣省际公安检查站的民警朱礼造、张强和往常一样,对过往的车辆进行例行检查。民警在对一辆闽C牌照的小车进行检查时,要求车上乘客出示身份证。该乘客迟迟没有把身份证拿出来总是低着头,目光不敢与民警对视。民警问其问题,总是支支吾吾,还以赶路为由催促民警快点。

民警见该乘客行为如此异常,随即对该车进行重点检查。当民警检查该车后备箱时,发现有三台手机,三张银行卡和两个网银 U盾,还有一台未关机笔记本电脑,一般乘客不会携带如此之多的设备,加上不敢直面询问。根据民警多年的经验,这辆车存在着重重疑点。



当问及行李时,该车驾驶员及乘客杨某,坚称这些都是普通行李。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一边以该车还有违章要核实清楚为由,拖延时间。一边立即联系宁化县局刑警队。不久刑警到达,刑警队员初步判断这是网络赌博工具,并在杨某的见证下,打开电脑,发现电脑里有多款“棋牌、赌车、赌球”等赌博软件。证实了民警的猜测。


在铁证面前,杨某对自己参与网络赌博的行为供认不讳,原来杨某从去年 8月以来一直为赌博网络提供服务并从中获利,涉及案值几十万元。因为怕被网警查到,所以经常更换地点。没想到此次从广西转移至泉州的路上被逮了个正着。


目前,该犯罪嫌疑人杨某已移交宁化县刑警队作进一步处理。


延伸阅读:网络赌博


网络赌博,是一种线上赌博方式,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赌博行为。可以说是“十赌九输”,与平时常见的地下赌博不同的是,网络赌博更具隐秘性和危害性。网络赌博看似虚无,它却是杀人于无形的高手。


案例一

抚州一女子网络赌博输60万!其丈夫要离婚她竟选择跳楼!

12月16日下午1点半钟左右,在抚州市区奥林假日小区内,一名女子爬上11楼邻居家的防盗窗上,扬言要跳楼轻生。家属发现后极力劝说,劝说无果后只好拨打110报警求救。接到报警的公安、消防、120急救人员立即赶到现场进行施救。

消防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后,首先将消防气垫撑起,以防止女子跳楼摔伤。同时民警也赶到12楼阳台上,与家属一起劝说女子放弃轻生。经询问后得知,前不久该轻生女子因迷恋网络赌博,已经输了60万元,被老公得知后,老公要与她离婚。便心生轻生之念。


案例二

谁说“一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有人玩到“血本无归”!


一元购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只需一元,就有机会获得价值不菲的手机、金条和名贵汽车。”打着“创新电商”名头的“一元购”平台近期被监管部门定性为变相赌博或诈骗,并开展清理整顿工作。不少平台闻风停业或关停平台,但仍有一些平台继续游走在灰色地带。

  网络“一元购”,是指将一件商品的售价平分成若干1元金额的“等份”通过互联网平台出售,购买者可以购买其中的一份或多份,当所有“等份”售出后,以抽奖方式从购买者中抽出的幸运者获得此商品,其他购买者的认购资金不予退还。

  今年7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下发《关于网络“一元购”业务的定性和处置意见》,指出网络“一元购”表面上是销售实物商品,实际上销售的是中奖机会,中奖结果由偶然性决定,在法律上属于射幸合同,具有赌博性质,定性为变相赌博。

  “实际上跟抽奖游戏类似,花一元钱就买到一个中奖号。想要加大中奖几率,就多买点筹。”河北“资深玩家”元先生对记者说。他自2014年从某“一元购”平台中了一包干果开始,便不断参与进去,期间曾经“中过上千台手机,八辆小汽车”,但投注——中奖——再投注,一路循环下来,至8月底这家平台停业时,元先生共亏损400多万元。



一起来看看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套路?


  “刚开始玩的时候中奖几率确实很大,特别是花几块钱中到一台手机之后,就收不住手了。并且一块钱这样的低门槛,每天都吸引了无数人加入。”福建玩家“锋哥”对记者说。


  “但你终究是玩不过他们(平台)的。”“锋哥”说,“这种以小博大的心理让不少人失去理智,从每天投几块钱玩两把到每天几十万元砸进去,最后血本无归。”


  记者发现,网络赌博的模式虽然传统简单,但“套路”却设计得隐秘精致。


  “资深玩家”旺先生对此深有体会。“有时候我几乎买了70%的中奖筹码,都抽不中,非常奇怪,我都怀疑我的账号被后台屏蔽掉了。”


  平台掌握中奖商品的定价权,商品价格相对于市场价格普遍溢价10%,甚至更高。以最受用户追捧的200g金条为例,在一般电商网站的售价约为56800元,而在某“一元购”平台上相同金条标价65000元,溢价近14.4%。这意味着,无论最终谁中奖拿走商品,这个溢价平台都是稳赚的。


  平台还设计了诸多“引诱”环节,让玩家深陷其中。“有时候一下午砸进去十几万元都不中一次,但它总会在你绝望的时候给你一点小惊喜,让你中一次。”旺先生说。


  同时,“秒款”增加套现的便利性,刺激玩家不断循环投注。


  既然名为“一元购”,中奖者原本获得的是产品,而非现金。然而,“一元购”游戏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收货公司”可迅速获取中奖人信息,并从中奖者手中折价“买入”该商品,这样经“收货公司”过过手,中奖者实际得到的就是现金。这种操作称为“秒款”。


  “我刚中奖不到一分钟,就有人打通我电话问我要不要卖掉这个手机(奖品)。沟通好价钱之后,我把奖品收货地址改成收货公司指定的地址,一分钟之内我的支付宝就收到钱了。”孙先生说。


  套现的便利性,提高了玩家投注到新一轮游戏的频率。蹊跷的是,不少“收货公司”的地址与“一元购”公司的注册地址在同一个工业园,有的仅仅是上下楼。



还有多少“一元购”孪生兄弟?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曾经涉足“一元购”业务的平台已经贴出停业告示或显示网站出错信息。


  然而,记者在苹果App Store上搜索关键词“一元购”,出现上百个相关APP,且均是投入一元即可参加抽奖。


  记者注意到,网络上还出现一种以“竞拍”为名的“游戏”。如一家平台上有“十元专区”“百元专区”。用户充值“拍币”即可参加“竞拍”,谁在倒计时结束时以最终竞拍价购得商品即为胜出,而拍不中的用户仅可返还所消耗“拍币”的30%作为“购物币”,用于在该平台购物。


  专家提醒,当市场上出现具有投机性质的平台时,应该保持足够的警惕,摒弃“以小博大”的赌徒心理,谨防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