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制茶名师廖翌祖

●讲述:张宗铝

“茶叶虽好,但炒茶十分辛苦。”11月10日,正在加工1000多斤茶青的廖翌祖如是说。在尤溪县台溪乡清溪片区的11个村有2万多亩茶园,且盛产尤溪红、碧螺春等名茶,几乎家家户户都种茶。

廖翌祖是尤溪县台溪乡象山村土生土长的农民,也是闻名遐迩的制茶师。今年52岁的廖翌祖,已经专业从事茶叶制作工艺22年。

廖翌祖18岁就种茶。当年,从象山造纸厂到良种场的山头,一共种了180多亩的茶叶。为了扶持农民种茶,农村信用社发放大量的支农贷款,但贷款利息高达2.4分。因为没有技术,茶苗的成活率极低。种植两三年后,不得不放弃最初的梦想,造成了6万多元巨额损失,给刚刚出道的廖翌祖带来沉重的打击。按当时的售楼价,6万多元可以在尤溪县城购买四五套100平方米的房子。

当时,清溪、坂面一带农民的种茶积极性极高,大量开垦茶园。种茶失败后,廖翌祖就抢抓机遇培育茶苗,坂面镇蒋坑村大部分茶园种植的茶苗都是廖翌祖培育的。那时,茶苗价格非常便宜,在清溪本地卖,一株茶苗才5厘多钱,用车拉到蒋坑茶园后也才两分八多。一年下来,辛辛苦苦还是赚不了几个钱。

廖翌祖是个敢闯敢拼的人。种茶亏本了,总是要想办法把钱赚回来还债。20世纪七十年代末,供销社大量收购斑竹竿,用以制作毛笔。廖翌祖看准市场,大量收购并加工斑竹竿,卖到浙江湖州去。因为生意好,他还建了一个笔杆加工厂。虽然收入较多,但还是没有还清18岁种茶亏欠的钱。

虽然历经波折,但廖翌祖似乎与茶叶有缘。20世纪九十年代,他的朋友建茶厂,邀请廖翌祖去帮忙,廖翌祖立刻就答应了。在朋友的厂里做了一年多,1995年6月23日,因朋友另谋职业,廖翌祖正式接过朋友的茶厂,老公婆做40多天,赚了3万多元,把之前种茶亏欠的债务全部还清了!从1996年起,廖翌祖就专门制茶。他自己的茶园不多,也才100多亩,但由他夫妇俩制作的干茶就达2万多斤。

2008年,廖翌祖制作的“绿林茶叶”“七香一品白”在福建省首届名茶品鉴会上获得第一名。这无疑极大地鼓舞了廖翌祖的士气,使他更加专注于品牌茶叶的加工与制作。

廖翌祖做事一丝不苟,从茶青到成品的各个环节都严格把关,所以他制作的茶叶中奖率特别高。从1996年起,在全国、省、市比赛中有多少次获奖廖翌祖早已记不清了,但他知道每年都有获奖。印象最深的是两岸茶王赛,一共参加了五次,四次获茶王奖,一次获金奖。对于历次的茶王赛,廖翌祖深有感触地说:“在没有参赛之前,我总以为第一名是假的,都是用钱买来的,自己参赛了才知道赛场是公平公正的,也是残酷无情的。”

是的,茶叶市场的竞争就如战场,虽不是你死我活,但大奖总归少数人。当地同行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你们都不值得去参赛,廖翌祖跟评委都很熟悉。”但事实绝非如此!因为茶叶制作的过程是一个纷繁复杂的,每一道工序都必须亲力亲为。至于怎样才能获得较高的奖项,廖翌祖也不说太多。

当问到清溪片制茶技术是不是他最好的时候,廖翌祖坚决否认说:“不是!”据了解,三明全市制茶获奖最多的就是廖翌祖。因此,廖翌祖也获得了“制茶工程师”的职称。

秋天是茶叶的淡季,但廖翌祖每天都要收三四千斤的茶青。廖翌祖说:“今年夏秋干旱少雨,茶青收购比较少。若是往年,每天加工茶青将近一万斤。”11月10日,虽然已经进入了冬季,但茶青晒场上的廖翌祖还是汗水淋漓。可见,制茶是一项十分辛苦的活儿。

制茶也是一项非常精细的活儿。从晒青、揉捻、发酵、烘干全过程都要特别小心,否则就前功尽弃。廖翌祖介绍说,原先做毛峰茶都是机器炒,后来做碧螺春全部手工炒,现在做绿茶还是手工炒。机器炒茶也不容易,稍不小心就过火。就在我们与他交谈的短暂时间,廖翌祖还时不时地回到机房去看看。由于炒茶技术好,廖翌祖曾被派到浙江省去交流,到场的都是国家级的制茶大师。

茶叶受产地、海拔的影响非常大,相差十几公里的茶园,茶叶的品质就大不一样。别的茶区制作的碧螺春,有很多绒毛,清溪片碧螺春的绒毛就相对少些,所以制茶师的眼力也非常关键。通过20多年的历练,种植户送来的茶叶是哪个茶园的,廖翌祖一看就知道。廖翌祖制作的碧螺春,汤汁从头到尾都是绿色的。异地的碧螺春,汤汁刚开始是绿色的,不久就变成黄色。若是别人在他的茶盏中加一粒茶叶,廖翌祖很快就能认出。廖翌祖说,这就是技术。

廖翌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在茶青晒场上却生龙活虎,一脚能把大堆的茶青踢出五六米远。他双手撒出的茶青,可以用“天女散花”来形容,所以晾晒过程特别均匀。由于手脚麻利,丰产期夫妇俩一天能制作出价值几万元的茶叶。当年制作梅占的时候,一天最多做出七八万元的茶叶。

廖翌祖在技术传承上也做得很好。他说,自己老了,将来就叫儿子去制茶。目前,他儿子廖贻生、外甥女陈莹制作的小罐茶备受消费者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