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三明人 |他在外漂泊18年后,回乡种辣木~这东西值钱,以前老家没人种过

辣木,

你听过吗?

其实它不辣

可以做菜、做茶叶,

……

据说浑身是宝,

如今在三明也有种植

 

今天给你带来一个

关于种植辣木的故事

 

  大田县吴山镇锦山村,从地面到山腰,婀娜多姿的辣木树在风中摇曳,仿佛一片片绿色的锦缎。

  这里就是锦山辣木种植基地。基地的创建者是当地村民刘登提。他是大田县种植辣木的第一人,致力于开发辣木的衍生产品。

 

什么是辣木?

辣木不辣,口感很嫩滑,清炒、炖汤都可以,味道有点像菠菜。”刘登提介绍,辣木浑身都是宝,其新梢嫩叶可以炒蛋、做汤、制作面条,叶梗、枝干可以切片制成汤包,用来炖汤和煮火锅,老叶可晒干制茶,嫩荚可当菜炒,花可做凉拌菜或干燥泡茶,种子生吃,幼苗的根干燥后可以打成粉末作为调味料用……

谈起辣木树发展前景,刘登提一下就来了精神。他说,

辣木树生长速度特快,能当年育苗、定植、成林、开花、结果。辣木对二氧化碳的浓度很敏感,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是一般植物的近20倍,对温室效应能有很好的缓解作用。大量种植辣木树,不仅可以改善生态环境,还能增加农民收入。

 

一亩地可种植辣木树200余棵,种植一年后光卖树叶一亩纯收入就可达5000元,加工的产品价值可达2万元。

 

刘登提种的第一批辣木加工成辣木茶叶、辣木泡酒等产品。目前,加工厂正在筹建,他表示,将以初加工为基础,推出辣木粉、辣木籽、辣木油、辣木精片等系列产品,逐步将产业链向精深加工和高端产品延伸,更好地开发辣木的内在价值,让辣木产业可持续发展。

 

 

刘登提为何会成为大田种植辣木第一人?他的故事来了↓

 

 

漂泊18年,回乡当茶农

 

 今年46岁的刘登提,有过18年在外漂泊的经历。

  1989年,刘登提初中毕业,刚满15岁,就跑到永安给开木材加工厂的叔叔当学徒。1993年,他开始创业,做原木批发生意,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2000年他跑去天津做建材业务,2001年去了北京,担任福建省文行灯饰北京区域的销售经理,年薪12万元。

  那时,他长期在外忙碌,只有逢年过节、祭祖才回乡。2007年,母亲患癌症,他回乡照顾,直至母亲去世,花光了积蓄。

  村中长者见他一片孝心,勤劳能干,人脉广、阅历丰富,希望他能留在乡里带领大家共同致富。

  回来做什么呢?

  锦山村海拔高,阳光充足,空气新鲜,富氧,昼夜温差较大,很适合种植茶叶。刘登提小时候就跟随父母上山采茶。于是他萌生了在家乡大规模种茶的想法。

  2009年,他投资15万元承包35亩地,投入10多万元用于购买种子和技术培训,注册了“锦名茶业”商标。到2011年茶园有了收益,盈利8万元。他把茶园扩大到70亩,修了山路,添置了炒茶机器,安装了水电设备,雇了工人,总共投入了80多万元。

  在他带动下,不少村民也种上了茶树,踏上致富路。

 

 

遇到瓶颈,转型种辣木

 近年来,茶叶市场不景气,刘登提开始寻找新的出路。

  2014年,大田县赴厦门招商,县领导向他推荐了辣木。

  辣木树全身是宝,根、皮、叶、花、果、种子、树胶均可药用和食用,市场前景看好。刘登提决定在老家种植辣木树。

  2015年初,他筹资150多万元,流转荒田130亩,成立了富祥和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为了确保试种成功,去厦门、将乐实地考察,回来再上网查阅资料,做足了功课,这才从厦门买来价值70万元的辣木幼苗试种。

  万事开头难。刘登提第一次种辣木也失败了。辣木原产于印度北部,是多年生热带落叶乔木。来到锦山,有些“水土不服”,加上种植技术又不成熟,2015年冬天发生强烈的厄尔尼诺现象,气温骤降,树苗全部冻死。

  刘登提没有放弃,向银行贷款40多万元,继续投资辣木种植。

  第二次种植,他不再购买幼苗种植,而是直接从印度购买辣木籽,并虚心向农业部门专家请教,请专家来指导,他精心培育,辣木苗长出后,施以羊粪等有机肥料,小辣木茁壮成长,种植成本也省了近一半。

 

 

 

辣木加工,生态经济双效益

 基地里,很多辣木树被拦腰截断,“辣木长得可快了,这是今年4月种下去的,8月底已经进行了第一次收割,每次都留1米多高,方便人们采叶。如果不砍伐的话,最高能长到四五米。”刘登提介绍,辣木长到近2米高时,就可以把上半部分砍下来加工销售,下半部分只要留下70厘米左右,它又可以继续生长。大约4个月便可进行又一轮收割。

  辣木虽难种植,但一点也不“娇弱”,不需要花大量精力去照顾。刘登提的主要工作就是施肥、除草。收割时,请几十名村民来帮忙就行。

  辣木采收后就可以加工了。

  “辣木不辣,口感很嫩滑,清炒、炖汤都可以,味道有点像菠菜。”刘登提介绍,辣木浑身都是宝,其新梢嫩叶可以炒蛋、做汤、制作面条,叶梗、枝干可以切片制成汤包,用来炖汤和煮火锅,老叶可晒干制茶,嫩荚可当菜炒,花可做凉拌菜或干燥泡茶,种子生吃,幼苗的根干燥后可以打成粉末作为调味料用……

  谈起辣木树发展前景,刘登提一下就来了精神。他说,辣木树生长速度特快,能当年育苗、定植、成林、开花、结果。辣木对二氧化碳的浓度很敏感,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是一般植物的近20倍,对温室效应能有很好的缓解作用。大量种植辣木树,不仅可以改善生态环境,还能增加农民收入。一亩地可种植辣木树200余棵,种植一年后光卖树叶一亩纯收入就可达5000元,加工的产品价值可达2万元。

  刘登提种的第一批辣木加工成辣木茶叶、辣木泡酒等产品。目前,加工厂正在筹建,刘登提表示,将以初加工为基础,推出辣木粉、辣木籽、辣木油、辣木精片等系列产品,逐步将产业链向精深加工和高端产品延伸,更好地开发辣木的内在价值,让辣木产业可持续发展。

 

生态游,让乡亲们一起致富

  “辣木花很漂亮,有香味。辣木园形成规模后,一定能吸引游客前来观赏和采摘。”刘登提还有一个设想,把辣木种植基地打造成生态农业示范园及乡村旅游度假养身山庄,通过发展当地特色旅游,带动村民致富。

  基地里一排排百香果藤架上,拳头大的百香果垂吊在绿叶下,还种了桃树、桔树等小树苗;在生态鱼塘里,成群的鱼儿畅游;小溪里,小鸭在嬉戏……

  “搞生态旅游业投资虽大,风险却小,效益持久,前景看好。”刘登提告诉记者,生态园区规划约有6000亩,采用多种生态农业模式进行布局,以绿色、健康、休闲为主题,开发具有观光、旅游价值的农业资源和农业产品,将建设花艺馆、烧烤乐园、绿色餐厅、天然鸟林、自行车道等休闲娱乐场所。

  望着这漫山遍野的“绿色黄金”,刘登提踌躇满志,透过那一片片青翠的枝芽,他看见了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锦绣江山”。

 

(三明日报大田记者站 吴联参

实习生 金 风 潘隆洋)

(作者:大田记者站 吴联参 实习生 金 风 潘隆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