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爱心接力,三明一老人流浪37年后回家!之前,家人认为她已去世,每年为她烧一大堆纸钱……

导读

 

     傅金梅也叫童金梅,33岁那年,因患精神障碍离家出走。起初的几年,家人四处寻找,但都杳无音讯,渐渐地放弃了寻找她的念头。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我们都为她烧一大堆纸钱以寄托哀思。没想到37年后,我还能找到她,能有机会孝敬她老人家。真是太感谢瑞金、连城的好心人了!”傅金梅的大儿子黄文含着泪说。

 

罗爱莲给婆婆送水服药。

 

1
爱心接力,为七旬老人寻亲

 

      “妈,该吃药了。来!先喝点开水。”

  10月27日上午9时,明溪县沙溪乡梓口坊村70岁的傅金梅老人吃过早饭后不久,大儿媳罗爱莲倒好开水端到她面前,并把药递给她。

  面对走失37年、失而复得的婆婆,罗爱莲倍感珍惜。

  今年8月30日,江西省瑞金市志愿者梅文、钟华英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条“爱心接力——为七旬落荒老人寻亲”视频消息,当天,这条消息迅速在瑞金市民中传开了。

  “听口音,老人像是福建连城人。”一位微信朋友留言。在志愿者们的爱心接力下,这则寻人信息传递到了福建省连城县义工群。

  “老人说的是一口福建连城朋口话。”连城义工陈雪招说。

 

 梅文、钟华英将寻找目标锁定在福建连城朋口乡。他俩来到老人居住的破旧房屋,与老人深入交流。老人告诉他们,她有一个弟弟叫傅马路,丈夫叫黄新儆,大儿子叫黄文,小儿子叫黄武,还有一个女儿。

 

  “老人名字叫傅金梅,有个弟弟叫傅马路!”梅文向瑞金市义工俱乐部会长殷世龙和义工协会会长李海霞汇报。殷世龙当即把这一消息转发到连城义工微信群,在原连城县朋口乡干部陈雪招的助力下找到了傅马路。

 

  “我是有个姐姐,失散30多年了。对,就是她!她40年前嫁到明溪县梓口坊村。”傅马路看了视频,激动地告诉陈雪招。

  当天傍晚,陈雪招发动在明溪县的同学助力寻找。

 

  “连城人傅金梅,她有个弟弟叫傅马路,40年前嫁到明溪梓口坊,他的丈夫叫黄新儆,大儿子黄文,小儿子黄武,还有一个女儿。请帮忙与梓口坊村取得联系。”   8月30日晚7时多,笔者在微信中收到来自福建日报社要闻部副主任项裕兴转发的信息和一段老人的视频。

  笔者拨通了梓口坊村书记黄俊黉的电话,并把文字信息和视频信息转发给他。

  黄俊黉立即把消息转发给傅金梅在清流务工的大儿子黄文和在上海做生意的小儿子黄武。

黄文回忆,8岁那年,母亲出走了,对母亲的音容笑貌几乎没有记忆,对黄俊黉转发给他的那段视频,他虽然无法确认她是不是自己的母亲,但他内心还是激动不已。他马上把视频发给叔叔、舅舅,请他们帮忙确认。叔叔、舅舅都表示确认无疑。

 

  黄文、黄武在电话中商量,尽快安排好手头的工作,决定9月3日去瑞金接母亲回家。

 

在瑞金、连城等地志愿者帮助下,黄文、黄武与母亲重逢。

 

 

2
三百里寻亲,唤醒母亲记忆

 

 

  9月3日上午,黄武从上海赶回明溪。中午一时,村书记黄俊黉邀请黄文的叔叔和笔者一同出发前往瑞金。黄武开车前往清流接哥哥黄文一同前往。

  下午四时,一行人到达瑞金,黄文的舅舅傅马路、表哥、叔叔等亲属和连城义工汤俊杰、曹佩东、童爱勤随后赶到,众人与瑞金市“文明瑞金志愿联合会”钟海林会长、志愿者梅文等人会合,在他们的带领下,来到傅金梅老人居住的即将拆迁的危房。  

“阿婆很善良,在瑞金漂泊多年,她常寄居在别人废弃房屋的屋檐下,以拾破烂、乞讨为生。看她很可怜,志愿者们经常给她送食物、送水果,还隔三差五地给她10元、20元钱买米。邻居们也会经常送些旧衣服接济她。钟华英告诉记者。  周末,钟华英、罗小华还经常带着孩子来献爱心。今年夏天,傅金梅所住的片区房屋征迁,眼看就要拆到她的住处了,钟华英、罗小华心急如焚。“房屋拆除了,阿婆就没地方可住了。于是,我们很着急,就想到了通过微信帮助阿婆寻找亲人,希望她早日回家。”梅文说。

  “阿婆就住在这座土房子里边。”钟华英带着大伙走进一幢残破不堪的荒凉老屋,大门边一张长板凳上摆着一只旧碗一双筷子,墙角地上铺着一张破凉席,席上放着一床薄被子,地上堆着许多瓶瓶罐罐。屋内只见灶台不见锅,门窗上到处布满了蜘蛛网,透过屋顶的破瓦能看到天空。

  “姐姐,你还认得我吗?”尽管老人面容憔悴,但傅马路一进门就认出了姐姐傅金梅,他拉着姐姐的手激动地问。

  “你是傅马路。”老人说。

  “妈妈,我是黄文,他是黄武,你还记得我们俩吗?”见到母亲,黄文激动得热泪盈眶。

  但是,傅金梅却摇了摇头。

  为了唤醒母亲的记忆,黄文撸起T恤,露出后背上的一大块伤疤,“妈妈,你还记得我背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这伤疤是你小时候与别人打架弄伤的。”黄文背上的伤疤,唤醒了老人的记忆。

  “阿婆,儿子来接您回家了。来,我帮您整理一下东西,一会跟儿子回家去。”钟华英拉着傅金梅的手说。

  “妈,一会我们回家去!”黄武对母亲说。

  “好!回家,回家!”老人转身走进昏暗的小屋,整理她拾荒得来的物品。

  听说老人找到亲人,附近居民都赶过来祝贺,人多声杂,老人的情绪突然变得异常急躁,开始自言自语,并在房前屋后不停地走来走去,直至傍晚7时,老人怎么也不肯上车。

  “舅舅、黄书记,你们今晚先回家吧,我们俩兄弟留下来陪我妈一晚,争取明天带她回家。”黄文、黄武兄弟俩当晚留在了瑞金。

  晚上,黄文给母亲送饭,陪母亲聊天。黄武负责联系三明市第四医院医生,准备第二天直接送母亲去检查病情。

  9月4日清早,老人情绪稍加稳定。志愿者钟华英来到老人住处,与她拉家常,并陪她坐上黄文的车,在即将离开瑞金城时,钟华英悄悄下了车回学校上课。

 

资料图,梓口坊村一角。

 

 

3
悉心照顾 母亲逐渐康复中

 

 

  当天中午,黄文、黄武把母亲先后送到三明市第三医院、三明市第四医院全面检查,并让母亲住进四院治疗,黄武在医院陪护。

  “老人住院得提供身份证等资料,但她离家出走多年,没有办身份证,户口也被注销了。”黄俊黉说。当天中午,黄俊黉到村里为傅金梅开好一张身份证明材料,送到三明市第四医院。第二天,他找到了沙溪乡派出所同志,详细咨询恢复老人户籍的相关手续。傅金梅的丈夫已于五年前去世,老人病愈后要回村的,让她与黄新儆后妻住在一起显然不妥,为利于老人康复,得为她提供一个更清静的环境。黄俊黉几经周折,为老人找到村民闲置的一幢两层的旧砖房,整理了一番,准备让老人居住。

  经过半个多月住院治疗,傅金梅病情基本好转。9月20日黄武为母亲办理了出院手续,与妹妹黄丽一同陪伴母亲到城里剪头发,买新衣。当天,傅金梅在儿女的陪伴下回到了梓口坊村。

  9月28日,大儿媳罗爱莲辞去了在清流的工作,回家一心一意地照顾婆婆。

  “经过治疗,婆婆能自己吃饭,洗头、洗澡,还会洗衣服,情绪也很稳定,但是有一天却把我吓哭了。”罗爱莲说。

  10月中旬的一天,罗爱莲洗完衣服,发现婆婆不见了,她立即四处寻找,但都不见人影,她焦急得哭了。中午,只见婆婆背了半袋四方笋,笑眯眯地走进家门,罗爱莲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傅金梅总是说没事情可做,很无聊。正好房前屋后空地多,周边有很多葛藤,罗爱莲买了2只兔子、6只老鼠兔、8只鸡,让她参与喂养。

  “走,我带你看看我养的兔子。”傅金梅自豪地拉着记者的手,来到楼下,在路旁采了一把葛藤,走进一间房屋,小心翼翼地投给兔子吃。

  医生交代老人平时的食物要以清凉为主,罗爱莲让辛辣、油炸食物退出了自己的餐桌,隔三差五炖蛏干瘦肉汤、苦菜小肠汤等让婆婆喝,还买了5只水鸭母来养着,准备给婆婆滋补。

  “今天,我很开心,儿子和媳妇陪我过重阳节,还为我煮了一桌好菜。回家真好!”10月28日,傅金梅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她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重阳节。

(三明日报明溪记者站 江月兰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