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尤溪这个古村的水太神奇了!被称为“生命圣水”,酿的酒从没酸过!

尤溪县洋中镇桂峰村,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村中心古桂含苞,紫薇花浓,小桥流水。麻石古街串起环山39座明清古宅,游人纷至沓来,探访这颗闽中明珠,品读这部长卷古书。

其实,桂峰不只有古村,还有别的风光名胜。“玉泉涌蜜”便是其中一奇。走,去桂峰,探玉泉之奇——

“玉泉涌蜜”:桂峰的生命圣水

沿村外大路往北走,行约一公里,拐向路边左侧,一个农庄出现在眼前,土坯房边一泓池水格外澄澈,清泉汩汩冒出,尝一口,甘甜清爽,沁人心脾。“这就是桂峰八景之一的‘玉泉涌蜜’。”农庄主人蔡和书介绍。

蔡和书今年58岁,北宋名臣蔡襄的第30代孙,他当过桂峰村的村主任、村党支部书记。桂峰古村的保护和开发,他一路操持。对村里的风物,他如数家珍。

蔡坊岭农场一角

“玉泉涌蜜”泉址

老蔡介绍,相传,明末崇祯年间,久旱无雨,水田绝收,江河枯竭,不少人饿死渴死,百姓们抬着菩萨去祈雨。这股原本一线、即将断流的泉眼忽然冒出滚滚清泉,而且清凉甜蜜。全乡民众争相来汲取,人畜之渴遂解。还有一次,附近的南平樟湖坂发生流行性痢疾,来势之猛,一时无药可治。当地人听说用桂峰的玉泉水煎药可收神效,便不辞辛苦跑30里路程取水回去,几天之后,所有病者竟都痊愈,此事在闽江两岸传为美谈。

“泉水自石罅隙中涌出,清纯沁齿,味甘如蜜。”老蔡说,“玉泉涌蜜”由此得名,数百年来,这可是远道行旅解渴的生命圣水。

据有关部门质量检测认定,此泉是含微量元素达标的纯天然矿泉水。

几百年来,这股泉水从不断流。奇怪的是,此泉流量能随人们所取多少而增减,取得越多,出得也多。水温也随天气变化而变化,天热时它凉,天冷时它热。

当地人烹茶、酿酒都取该泉。用此水酿出的红酒,色味香俱佳,3年以上陈酒,酒色金黄、清澈,无一点杂质,味醇、清爽、口感好,喝后口不干,头不疼。桂峰老酒得以享誉四面八方。

当地不少文人写诗赞美过这股生命圣水,桂峰《蔡氏族谱》就记载了不少。清嘉庆进士蔡以成有七绝一首赞曰:“石罅涓涓涌细流,甜于崖蜜碧于油;欲知此醴源何处?请向南溪活水求。”

泉水酿老酒,从来没酸过

蔡和书在“玉泉涌蜜”旁酿酒22年了。他说,这么多年,我酿的酒从没有酸过。

桂峰黄酒酿造技艺历史悠久。《蔡氏族谱》记载,南宋淳祐7年(公元1247年),北宋名臣蔡襄之第九世孙蔡长定居桂峰,当时蔡氏祖先就已经用传统工艺酿造黄酒,并把酿酒方法记载下来,定下了“传宗不传外”的规矩。随着桂峰人到各地经商,桂峰黄酒远销省城福州和当时汀州府地界。

蔡和书在打理他的酒库

蔡和书传承祖传黄酒手艺,从1995年起与伙伴在“玉泉涌蜜”泉水旁开起酿酒坊。老蔡说,我们酿酒,一定要用本地当年产的优质糯米,用优质红粬,酒粬颜色既不能太红,也不能太白,要粉红、均匀的;但最重要的是用“玉泉涌蜜”这股水,古法酿制,放在山坳深处的地窖窖藏3年以上。他酿的酒销往福州、上海、深圳、长乐、福清等地,原来一年卖100坛,现在一年卖出三五百坛。

古道石寨,一段痴情的传说

离“玉泉涌蜜”百米,两山之间的西山岬,又叫西坑峡,是桂峰的三大门户之一。峡正中用花岗石垒起石寨,寨墙坚固无比,墙基宽处达1.5米,高约3米,石墙顶面宽近1米。寨设南北两门对通,门宽2米左右,一条官道穿寨而过。这寨位于南北岭的顶端关卡要喉,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固若金汤的防御工事。寨内东侧有一亭,称西坑峡亭,原先供着一尊过路菩萨,名曰:泗洲佛,但现在亭内只余红烛、供品。

传说泗洲这尊石雕菩萨面带微笑,在这痴等着观音菩萨这个意中人,等了已不知有多少朝多少代了,依然独守空亭。桂峰有句意与愿违的歇后语:“泗洲佛等观音,越等越伤心。”说的就是这个故事。

西坑峡的古官道

泗洲佛,又叫泗洲大圣,是佛教的俗神。相传蔡襄造洛阳桥时,遇到困难。一天,有位老翁携一绝色女子摇船而来,老翁发话:“谁要是用钱投中了我的女儿,我就把女儿嫁给谁。”人们纷纷向江心投掷钱币,就是无人能投中。几个月过去了,投入江中的银子、铜钱成了洛阳桥的奠基石。就在大功将成之时,一名泗洲来的小伙子凫水登船,绕到姑娘背后扔了一大把碎银子,正巧有一块落在姑娘的头上。小伙子被邀上岸到凉亭议婚,没想到,他往凉亭石凳上一坐就再也没起来。原来,那姑娘是观世音菩萨化身,为帮蔡襄造桥略施妙计。后来,小伙子的灵魂到西天成了佛,其肉身留在亭中,成了世间痴情男女膜拜的泗洲大圣。

在泉州、台湾,泗洲佛被当成青年男子的恋爱保护神。但他与观音菩萨的一场恩怨,也被蔡氏后人带到了桂峰,带到了西山岬,成为不老的传说。

西坑峡下的古官道,连着福州、南平、尤溪。多少达官贵人、商贾小贩和艄排工人经过此地,在这亭里休息,那憨痴的泗洲佛曾经给了这些旅人多少况慰和遐想,如今都化成岭上清风吹拂在寂寞的古道上。

风光+老酒,打造新名片

“这里有‘桂峰八景’之一的‘玉泉涌蜜’,还有古道石寨,我想把这风景和古法黄酒结合起来,打造出桂峰古村的另一张名片。”蔡和书说。

桂峰又名岭头、蔡岭。蔡和书和伙伴注册了桂峰酒业有限公司、蔡岭坊家庭农场,注册了“蔡岭红”等商标。他酿造的桂峰黄酒成为尤溪县朱熹公祭大典的指定用酒;获得过2009年尤溪朱子文化园“佳酿茗茶”鉴品黄酒一等奖,成为首届世界遗产主题文化博览会官方指定黄酒供应商,参加过“舌尖上的非遗——三明传统小吃制作技艺展”。“蔡岭坊”农场被列为“绿野乡居”三明市旅游协会乡村旅游民宿。这里的地道黄酒、农家青菜、四季鲜笋、土鸡、草根汤,吸引了不少游客。

作为尤溪桂峰黄酒酿造技艺传承人,蔡和书用心做好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工作。今年初,“尤溪桂峰黄酒酿造技艺”列入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老蔡还把在外地打拼的儿子蔡文明叫回来学习黄酒酿造,做“接班人”,传承这一珍贵的传统技艺。

最近,“玉泉涌蜜”泉址保护已近完工,建好了水池,保护了泉眼,泉上的那株老酸枣树枯树逢春,也用围台保护起来。

农场下方一片开阔,是300亩的荒地,老蔡与伙伴们打算逐步将这里开发利用起来发展种养业。他想让这里的古泉、古寨、古道有更多的人气,让这里酿出的“蔡岭红”黄酒飘向更多人家的舌尖。

“桂峰名胜良难数,去天不远才尺五。金鸡璀璨映朝曦,石笋峥嵘为砥柱。云龙风虎各产灵,骧吼声雄畴足伍。最爱泉流酒国春,故人清风堪相与。丹桂当秋拂袖香,环桥月色光如许。予游斯地能深忆,八景天然亘万古。”这是清乾隆文华殿大学士蔡新作的《桂峰八景》诗。

“最爱泉流酒国春,故与清风堪相与。”蔡和书正在用“玉泉涌蜜”酿出一坛坛好酒,为桂峰古村勾绘出新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