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三明医改启示录】城里的医生下乡赶大集

到城里的大医院看病就医,相信不少农民朋友都有这样一个感受: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排了很长的队,最后可能只是 为了短短几分钟的专家诊察诊断。为了让农民朋友少跑腿、少花冤枉钱,三明医改直面基层群众诉求,切实为民解忧,着力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呈现了城里的医生下乡“赶大集”的场景,获得了农民朋友点赞。那么,城里的医生下乡都赶了哪些集?村民看病就医发生了哪些可喜的变化?来看报道。

 (记者 余程瑶):“每个月逢三逢八的日子,是将乐县万安镇的墟天。墟天是乡镇每个月最热闹的日子,将乐县总医院的专家也选择在墟天的时候下乡来赶集。从这个将乐县总医院医疗资源下沉的时间表可以一目了然地了解到,哪一天哪一位主治医生将在这里坐诊。比如说,今天是8月23日,将乐县心内科主任医师邓天禄就来到这里坐诊。”

这个墟天,是邓天禄和另外两名医生下乡赶集坐诊的日子,他和同事们早早地从将乐城关出发来到了万安镇中心卫生院。 64岁的村民余湖南长期患有高血压,以前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县里的医院就诊一次。而自从城里的专家下乡坐诊以来,他再也不要往县医院奔波了。

(同期声)将乐县万安镇村民 余湖南:“我到街上去看了一下,他说我到(卫生)院里,县里面的医生下来给我们检查,叫我们过来看一下,拿点药吃。方便啦,很方便。”

(同期声)将乐县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 邓天禄:“底下慢病的病人还是比较多,我是心内科的,内科主要是看一些高血压、冠心病还有一些糖尿病的,这些慢病的病人。农村村民有时候去县里面不太方便,我们过来了以后他们卫生院都会提前通知他们,人还是比较多。”

县里的医疗专家下乡来赶集,更多侧重对一些慢性病进行科学化的诊察,为村民建立规范化的健康档案,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引导村民在乡镇卫生院看病,减轻负担。

(同期声)将乐县万安镇村民(女):“在这乡镇不要排队,也没有那么挤。在县医院要排队,更多人。”

 (同期声) 将乐县万安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萧克团:“这些专家下沉之后,老百姓就省得往总院去挤了,因为他到总院一下,去一趟来回路费要发,而且总院他人多,随便看一次病的话,有时候甚至只是简单地开点药,他就要去掉半天的时间。到了,我们卫生院以后,他来了一下就很快。”

(同期声)将乐县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 邓天禄:“那我们主要是说,一个这个慢病的给他优化,优化了以后,稳定了以后,我们希望乡镇卫生院的医生以后都能够把这个学下来,都能够在这边看,不要说以后一直每次都我们来看,这个也不是一个办法。主要还是说希望把一些正规的治疗传下来,留下来。”

城里的专家医生下乡,他们的动力在哪里?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城里的医生并不是说想下乡就能下乡,还得具有一定的专业水准和职称。目前,将乐县总医院只安排主治及以上职称的医生下乡坐诊,为的是切实让优质的医疗资源下沉。而激发医生下乡动力的,有一整套完整的考核体系。将乐县总医院对下乡坐诊的医生不仅有下乡补贴,还在工分上给予倾斜,与年薪制挂钩。同时,在职称评聘及评优评先上给予优先考虑。

(同期声)将乐县总医院院长 廖冬平:“医生他怎么就希望排队下去,所以医生下乡,作为我们总院必须做好一件事,就是一定要制定激励政策,让他们能够愉快地有积极性地去为老百姓服务,所以我们现在下乡的工分的设置,就是要调动下乡的积极性。”

通过病种下沉、工分调节,切实调动医生下乡积极性。如急性阑尾炎手术原来在总院做,医生可得到500工分。这个病种下沉后,还在总院作手术的话,医生只有350工分。而医生到乡镇卫生院为病人作手术,则有650个工分。

医生排队下乡赶集,带来的不仅是村民就医的便利,还在更深层次上将“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制度真正落地生根。以尤溪、将乐两县为例,今年1-6月,县级医院医务人员下乡开展门诊6400人次、查房近800人次、手术62台次、授课60多场次。

(记者 余程瑶):“以前群众到城里大医院看病要排长队,如今城里医院的医生下乡赶集也要排长队。分级诊疗带来的不仅是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更是打通了医疗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不仅广大农民看病不用再来回奔波折腾,城里的医生也更接地气,与基层群众的联系更加密切,也有效缓解了基层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