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地确权 人定心 土生金——永安市推动农村改革和农业发展侧记

燕西街道吉山村的秀丽景色

上坪乡上坪村休闲农业之一:马鞭草花开正艳

清水畬族乡田园风光

●三明日报记者 彭 峰 永安记者站 魏兴谷 文/图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部分农民不愿被田地束缚,选择进城务工、创业;另一部分农民拥有新理念,掌握新技术,需要更多的田地发展现代农业。这种现状,倒逼着当前农村的改革和现代农业的发展。

2013年3月,永安市被列入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试点地区,开启了农村土地确权工作。截至目前,永安市农户确权档案资料整理已基本完成,98.7%的村民小组已具备颁证条件,土地确权工作已进入数据库合库和自检验收阶段。

永安市农业局局长粘忠毅认为,对农村土地进行确权,能使懂技术、会经营的农民安心地从事规模化的农业生产,是一个让沃土生金的有效举措,将为永安市现代农业的发展注入新动能。

土地确权,从大炼村启航

永安市燕西街道大炼村,是全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工作的试点村。全村有310户1233人,1716亩耕地。“村里的大多数农民以种地为主要收入,所以耕地变得非常值钱。”燕西街道新农村建设服务中心主任邓俊告诉记者,选这里作为试点村,能够为其他村开展土地确权工作,提供很好的借鉴。

“自家的耕地到底有多少亩?”“地块四周的界限在哪里?”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位农民都能很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的说法常常得不到别人的认同。在邓俊看来,承包地块面积不准、四至不清,是农村土地确权工作中遇到的最为突出的问题。为解决这个问题,2013年8月,永安市借助航测遥感技术,采集地籍信息,启动土地确权工作。这在我省还是首例。

实际操作过程中,他们先利用无人机,对村庄进行全覆盖航空摄影作业,再采用高分辨率的航摄影像通过外业加密像控点,制作1:1000正射影像图,再放大打印1:500的村庄影像图作为工作底图,同时采用手持测距仪进行实地调查和勘测定界。这种方法,可以使地块的方位、面积等信息在图上得到清晰地标示,真正做到“图账对应”,从而确保了地籍信息的准确性。

之后,大炼村又以村民小组为单位,及时将清查核实的情况向村民公布,经公示无异议后,载入土地确权登记档案。由于宣传到位,再加上地籍信息的采集过程客观、公正,大炼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工作进展十分顺利。

如今,大炼村的村民都能准确地说出自家经营的土地面积和四至范围。“这就为田地的流转提供了可靠的前提条件,”永安市农业局副局长吴瑞源说,“许多懂技术、会经营的农民,就敢放开手脚开展规模化的农业生产经营活动。而那些将土地流转出去的农民,也能合理地分享土地的收益,而不用担心将来会失去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农民定心,敢作田地文章

许多年前,大炼村村民林肇增还是地道的农民,靠着家里的3亩多地,维持着一家3口人的生计。由于地少,很难进行规模经营,为了提高生活水平,他利用农闲时间,开着小货车,帮别人跑运输,赚些外块。有一次,他在去广西出差时,认识了一个养殖田螺的师傅,并从他那儿学会了田螺养殖技术。

当大炼村开展土地确权工作后,林肇增觉得他的机会来了。2015年,林肇增接连与同村的9户村民,签订了为期10年的土地流转协议,以年租金每亩500元的价格,从他们手上一共流转来34.16亩的山边田,并和其他人合伙投资30多万元,建起了增发家庭农场,以“茭白、田螺、鱼”立体种养的创新模式,发展现代水产养殖业。由于技术过硬、市场稳定、经营有方,林肇增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收回了成本。现在,增发家庭农场的年产值可达50多万元,年利润达30多万元。

“要是没有土地确权,我是断不敢投钱做这行的,”林肇增说,“首先,不知道自己转来的田究竟是多大面积,要付多少租金才公平合理。其次,一旦做成了,万一有人反悔不愿再把土地流转给我,或者以土地面积不清为由,要求增加租金,也是很麻烦的事。”

不仅林肇增借土地确权的良机,走出一条发展现代水产养殖业的新路子,就是那些将土地流转出去的村民,也从中得到了实惠。

60多岁的林肇春,就是曾与林肇增签订土地流转协议的村民。他将2亩多的山边田,流转进了增发家庭农场,每年可以从农场领到1000多元的土地租金。平时,他也会到农场打零工,主要负责田埂的修缮工作,每劳动一天,就能获得120元的工资。

林肇春告诉记者,如果没有把那2亩多的山边田流转出去,他辛勤劳作一年下来,扣除一切成本后,每亩田也只有500多元的收益。每当想到这些,他总会喜滋滋地对人说:“现在不用干活,也有500元租金,要是再到农场帮点忙,就可以挣更多钱了。”

沃土生金,规模效益凸显

8月29日13时许,在永安市小陶镇新寨村,新寨果蔬专业合作社又发出了一批的蚕豆、苦瓜、茄子、黄瓜等蔬菜。“现在一天销售5吨多的蔬菜,再过几天就进入销售旺季了,每天大约可以销售30多吨的蔬菜或水果,要用3至4辆卡车来运,需要40多个人来帮忙挑选、装运。”理事长朱中良说。

看着现在的繁忙,朱中良不禁回想起以前的艰辛。他说:“合作社成立于2007年,成立之初就有300多亩土地,可一直到2014年,都只能勉强维持经营,地没有增减,钱赚得还越来越少。”

在朱中良看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大家的胆子还不够大,在仓储设备上投入不足,在新品种的试验和推广上也是缩手缩脚,另外耕作的面积也不够大,难以形成规模效应。“说到根子上,就是我们的土地基本上是流转来的,在土地确权之前,就有很大的不稳定性。”朱中良的话可谓一语中的。

2014年,新寨村开展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工作,新寨果蔬专业合作社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之后,流转进合作社的土地逐年递增,初加工车间、冷库等设施设备也逐步完善,果蔬新品种的试种和推广日渐顺利。如今,合作社的社员数量,从2014年的130户增加到现在的256户,其属地范围辐射到了新寨村周边的10个村。合作社果蔬产品的年销售额也突破了1000万元,带动许多农民走上了致富的康庄大道。

新寨村村民廖仁爱,已60多岁,还常到合作社帮工。她干半年的活,可以拿到8000多元工资。她说:“去年,我光削莴苣皮,就挣了15000多元。”

土地确权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大都凸显出了规模经营的效益。据统计,永安市目前共有900多个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其中,家庭农场有200多个,农民专业合作社有600多家。有一些合作社,还注册了公司,发展生态休闲农业。

在洪田镇水东村,有一家正处在建设期的横山湾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罗庆辉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已投入了300多万元,开发了300多亩山田地,种下了46个品种的水果。

“预计到今年底,沃柑、茂谷柑都可以产5000多千克,现在已经联系好收购商,谈妥了收购价,光这两种水果的销售额,就超过15万元。”罗庆辉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他还打算在进入横山湾生态农庄的沿途,都种上牡丹樱花、壁桃花等树种,将这一路都点缀得花香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