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蜿蜒流动的沙溪河,兴了业、绿了城、“美”了人。

蜿蜒流动的沙溪河,犹如一条有灵性的长龙,长年累月守卫着两岸的三明人,它是我们的母亲河,兴了业、绿了城、“美”了人。

然而岁月流淌,无情的工业化进程、无知无畏的破坏之举,无形中在“母亲”的脸上、身上划下一条条伤痕。

伴随着河长制的“呼声”,系统性保护沙溪河,也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设立河长制办公室,划定河长、河段长、河道专管员各自职责,市区1名河长、2名河段长、88名河道专管员担起了护河重任,南至台江电站,北至斑竹电站的沙溪主干河,及台溪、渔溪等7条分支纳入管理;为各个支流建档立册,实行一河一档一册,河道管理趋向规范化;开设易信群、微信群等网上实时联动平台,实行零汇报制度,力争非重大问题“一指”操作;依托社会力量,市区20家企业、300名志愿者加入护河团队……

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母亲”的美丽容颜重新归来指日可待。

巡,放心

陈大镇台溪村村委会副主任谢胜英,是梅列区唯一一名女性河道专管员,守护滋养一方水土的台溪,巡河是她的主要工作。

“每天巡一次,大大小小的支流都要过一遍,有问题就及时上报,河道要是干净整洁,也图个心安。”谢胜英所管辖的台溪,大大小小支流有10余条,有些小流域还藏于山中,需“开路前行”。“位于叶坑、鲁坑的支流就是这样,骑着摩托车到路口,还得走上一个小时才能到达,路况也很差,都是杂草、树枝,穿着长裤,小腿上也常常有血口子。”

即使如此,谢胜英总是早出晚归,每天非得把河巡上一遍才放心。

谢胜英的尽责来源于她的爱河情结。1988年,她从龙岩永定嫁到陈大,山清水秀的台溪村让她深深着迷。“水清见底,下河可

以抓虾蟹,摸田螺……”

工业污染、农药残留、生活垃圾污染……往昔的清河一度变浑河,保护绿水青山,2009年上任台溪村副主任后,她就开始不断努力。在镇政府、村两委的支持下,村里的化工厂停止生产;采育场不再往河里倾倒木屑;不合格养猪场陆续拆除……

如今,河面重新恢复整洁,虽然没有以往清澈,但谢胜英相信,台溪正在往“清澈见底”的路上奔走。

巡河,作为河长制的一项基础工作,是护河的根基,也是发现河道问题的第一动作,能获得第一手“情报”。在沙溪河保护上,两区政府专门为这项工作配备了88名像谢胜英这样的河道专管员。他们在“一线”负责巡逻、记录、上报,两区河长制办公室作为坚强后盾,及时处理各种河道问题。

“两区均设立了网络互动平台,及时处理河道问题。”三明市水利局副局长、市河长制办公室主任李朝阳说,梅列区有“天天河长”微信群、三元区有易信群,专管员巡逻到每条河流都得拍照上传,一旦发现问题我们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及时处理。

进入汛期,暴雨常至,上个月的一天,三元区莘口镇河长办王新声在巡河中发现,暴雨过后大量生活垃圾堵塞溪源溪楼源村段河道。信息上报到易信群后,三元区河长办负责人立即责令莘口镇政府处理,不出半日,水面就清洁完毕,而第二天这件事的相关材料就由莘口镇河长办作了归档。

自3月中旬三元区河长办成立以来,已经接收巡河信息1700条,处理河道问题20余条。

捞,干净

除了巡河,在沙溪河市区段,由三明市环卫处组织的清捞工作一直在进行。

“早上6点出船,每天工作7至8小时。”三明市鑫竹绿环保洁公司负责人姜炳军说,“主要是负责斑竹电站至台江河段河面垃圾、漂浮物的清捞、保洁工作。”

2015年,姜炳军通过市环卫处组织的公开招投标,取得沙溪河水上保洁业务。目前,公司拥有4艘专业打捞船、8名打捞人员。

一艘船、船上2个铁质垃圾箱、一个捞网、一个钩子,这就是庄接年河面清洁工作的全部家当。庄接年今年61岁,是公司“元老级”人物,已经从事清捞工作10年整。

“最难做的就是暴雨过后的清捞工作,由于全市河道仅沙溪主干河有清捞团队,雨后上游大量垃圾冲刷下来,船只根本无法应付,这时候我们得等垃圾漂到下游斑竹电站,再请来专业机械清捞,即使只负责装车,几十吨垃圾,最多时也装了八九天。”庄接年说,而在平时,最怕“漏网之鱼”,比如粗树枝、浸水的沙发等用网无法打捞的垃圾,他们就得两个人合力用钩子钩起来,再抬起来放在码头上。

工作辛苦,特别是夏天,由于天气炎热,清捞工长时间在河面作业特别容易中暑。7月初记者去采访的那天,就有一个清捞工中暑住院。

“尽管如此,大家病好了又来。”姜炳军说,“可能大家和我一样,都对这条河有一份特殊的爱。”自小在沙溪河边长大的姜炳军,希望孩童时那条水清到可以直接喝的沙溪河早日归来。

姜炳军的爱人小邱,为了不让垃圾漏捞,更是坚持每天从西客站步行到徐碧铁路桥。“由于水面反射,一些垃圾如塑料杯子、小泡沫等,工人们往往看不见。”小邱说,“我巡到了,就打电话让工人开船来捞。”

其实,20世纪90年代末,市环卫处就已开展了对沙溪主干河的清捞工作,2007年走市场经营道路后,开始聘请专业水上保洁公司来打理,到现在已是第三支打捞队伍。

时间弹指一挥间,清捞、护河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延续着。

治,清澈

巡河、清捞,注重于河道日常管护,而对于深层次的河道污染,则要强化“治”。

因为临近它,三明学院的学生们窗户不敢打开;因为汲取它,村民们种植的蔬菜常常无法成活……

荆东小溪这条黑臭水体曾经让有关部门和周边居民苦恼不已。三元区河长办成立后第一时间拿它“开刀”。“小溪的污染源比较单一,就是沿岸的养猪场。”三元区河务管理中心负责人伊弘说,3个多月时间,三元区各相关部门齐心协力,拆除了沿岸20多家养猪场,水体不黑臭了,渐渐变得清澈。

水体污染主要包括农业污染、工业污染、生活污染。去年年底,对于农业污染中的“罪魁祸首”——生猪养殖,两区政府下大力气整治,截至目前,共拆除、关闭生猪养殖场250多家,29家进行达标改造。

非法采砂、制砂也会污染河水、威胁行洪安全。

4月初,梅列区依法对瑞云鑫矿石有限公司的砂石传送带、沉淀池等进行拆除,顺利将碧溪流域下游河道拓宽10米、延长50米。至此,梅列区非法采砂、制砂企业全部清理完毕。三元区也在同一时间完成清理工作。

“污染源一个个被消灭,河水慢慢复原,河道日渐通畅,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加强巡查,巩固成果。”李朝阳说,比如说生猪养殖有没有新建的厂,采砂、制砂企业是否死灰复燃等等,这都是他们要关注的。

当然,除了这些,对于其他污染防治,两区也在积极努力中。上半年,仅三元区就实施农药化肥统防统治面积1万亩、绿肥种植2350亩,推广有机肥2.8万亩,有效降低农药残留污染。此外,年初区里还投入350万元新建40座垃圾处理站,目前11座已竣工;新建5座生活污水处理站也已完成评审工作。

母亲河基础护理后,上点“彩妆”才会更靓丽。去年以来,沙溪水生态修复摆上日程,美化、亮化水流域成为河道治理的另一项重点工作。

“主要在防洪堤和护堤上建设亲水设施,比如种植倒挂植物,在岸边培植水生植物等,让市民可以最大限度靠近河流,感受水的灵气。”李朝阳说,去年全市共有13条河流进行水生态修复,今年市区投入3亿元,计划用2年时间对城区核心地段的东牙溪、碧溪、羊口仔溪进行修复,上月初已陆续动工。

(作者:杨燕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