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将乐公安捣毁“善心汇”非法传销窝点,犯罪嫌疑人廖某已被刑拘

近日,将乐县公安局成立的“善心汇”专案调查组,捣毁了在县闽江局、银华酒店以及龟山新村三处“善心汇”非法传销窝点。

目前,犯罪嫌疑人廖某已被刑事拘留,三个窝点均已被捣毁查封。

“善心汇”是一个以慈善名义讲述“共富神话”的非法传销组织:会员只要按照一定的标准投资,就可以很快收回本金,并获取高额回报。同时,通过不断发展下线,随着会员层级提高,将有源源不断的获利。该组织高呼“扶贫济困,均富共生”,名为精准扶贫,实为大肆敛财,谋取个人私利。其以高收益为诱饵,通过网络虚假宣传,采取“拉人头”方式大肆发展会员,一年时间发展会员数量庞大,敛财数额巨大。

7月23日至27日,将乐县有多名“善心汇”人员受人蛊惑,上访,将乐公安及时劝回。“善心汇”成员廖某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查处,现已被将乐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廖某妹如实供述其参与“善心汇”非法传销违法犯罪行为的全部事实:发展下线人员多名,并定期组织非法传销聚会活动,聚集窝点主要在县闽江局、银华酒店以及龟山新村三处。

县公安局立即组织民警对以上窝点进行查处,现场收缴有关“善心汇”非法传销活动的宣传单、宣传广告标语横幅、宣传服饰等100余件,收缴涉案手机10余部。

目前,进会成员按照户籍所在地由所在派出所片区民警开展一对一帮扶。

这些知识你需了解

“善心汇”传销的本质就是“骗”

“布施”金额数百亿元,发展“会员”550多万名,分布全国31个省市区……2016年5月以来,犯罪嫌疑人张天明等人通过“善心汇”,涉嫌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的名目,打着致力于探索构建“新经济生态模式”、推动国家精准扶贫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落地的旗号,以高收益为诱惑,通过微博、微信等互联网渠道进行宣传,大肆发展“会员”开展传销活动,骗取巨额财物。

“善心汇”的传销本质上就是一个“骗”字。中国市场学会直销专家委员会专家欧阳文章认为,“善心汇”是打着“均富共生”旗号的庞氏骗局传销。“善心汇”设置有入门费、静态提成收益和动态提成收益等规则,每名新加入“会员”可在“善心汇”网上系统注册一个账号,需以300元价格购买“善种子”激活账户,其后才可在系统平台的静态、动态提成模式中获利。

在静态模式中,激活账户需向平台内的其他“会员”进行“布施”(打款),根据“布施”金额的多少,分为特困、贫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个档次投资“社区”,金额从1000元到1000万元不等。平台会自动将会员的“布施”匹配给其他会员,“布施”的人可接受其他人的“感恩回报”,15天至60天之内,就能获得本金5%—50%不等的收益,投资的档次越低,收益率越高,参与人群越多。

同时在动态模式中,会员通过发展下线,可以拿到第一层下线“布施”金额的6%、第三层4%、第五层2%的提成,所获提成的50%可以提现,另外50%在平台内存为虚拟货币“善心币”,可在善心汇公司设立的“慧商品商城”消费。

除了通过上述两种模式之外,“会员”还可以通过向公司批量购买“善种子”、发展一定规模的“下线”等方式晋升“功德主”“服务中心高级会员”,以四五折至八折价格在平台购买“善种子”“善心币”,再售卖给下线“会员”,从中赚取差价。“这些费用绝大部分直接打款至张天明个人账户,传销平台的所有资金流转均由他实际控制,经初步核查,张天明个人及其绝对持股的善心汇公司已从中非法获利10余亿元。

“‘善心汇’的返利运作模式,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庞氏骗局,其收益完全源于新加入‘会员’所交纳的资金,一旦没有新鲜“血液”进来、资金链条断裂,必然最终导致“盘子”崩溃。”欧阳文章说,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只要具备收取入门费、发展下线、层级返利这3个特征,就可以认定涉嫌传销。“纵观‘善心汇’的运作模式,无论是300元‘善种子’的入门费,还是靠‘拉人头’以发展‘下线’,并组成层级,按人数返利等,均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传销的所有特征。”

1.传销的惯用手法有哪些?

(一)传销组织极力要求鼓吹“传销能使人迅速发财致富”。但加入者交纳成千上百的“入门费”或高价购买毫无用处的商品后,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二)传销组织者擅长胡吹乱侃,花言巧语,他们往往把传销说成是“加盟连锁”“网络销售”“电子商务”等,不择手段诱骗他人交钱入伙。

(三)传销组织者以上课、培训、开会等名义,租用民宅对新加入者进行集中封闭强制“洗脑”,传授种种骗人牟财方法。

(四)传销组织者擅长利用亲情、乡情、同学情,把善良的人们骗到人地生疏的异地,骗其入伙。稍有反抗,就采用恐吓、威逼,控制人生自由等非法手段,迫其就范。

(五)传销组织者为了扩大团队,竭力逼迫参加者发展下线。极少数上线头目从下线人员身上获取大量血汗钱,绝大多数下线人员损失惨重,血本无归。

2.传销骗人的伎俩

伎俩一:在传统的传销模式中,传销的利润来源不是靠零售产品而仍是靠“拉人头”、“骗取入门费”和“团队计酬”等特定表现形式。

伎俩二:暴力与精神双重控制。传销实际上是有组织的犯罪活动,不少人被“洗脑”后,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对传销和变相传销理念深信不移。除此之外,传销组织还逼迫参加者发展下线,继续诱骗朋友、同学加入。由于传销人员发展对象多为亲属、朋友、同学、同乡、战友,其不择手段的欺诈方法,导致人们之间信任度严重下降,引发亲友反目,甚至家破人亡。

伎俩三:没有商品的“销售”。查获的传销活动通常都是无商品的销售,就是俗称的“拉人头”销售。这些传销以骗来多少人为依据进行计酬和提成,所谓的商品只是作为一个媒介,并没有到消费者的手里。

伎俩四:利用互联网进行传销和变相传销。

伎俩五:以介绍工作为由骗取学生加入传销组织。传销组织以招工为由,利用年轻人积极向上渴望成功的心态,掩盖非法传销的事实。一些在校学生求职心切,而传销组织宣扬的“好工作”、“高收入”使他们丧失了抵制诱惑的能力,加之传销组织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导致一些在校学生迷失于传销漩涡中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