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近年来,在民事诉讼中由于当事人下落不明,或拒收法律文书等现象较为突出,使得“送达难”问题成为困扰各级法院工作效率的一个“顽疾”。这不仅制约了司法效率,更有损司法权威。为破解这一瓶颈提升审判质效,永安市人民法院成立了三明市两级法院的首个送达中心。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这是112(号),他是929(号),哎,怎么会门牌差这么多。”

这位沿途查找当事人的是永安法院送达中心的主任朱上游,此时,他与同事们正在送达一份浙江台州法院委托送达的法律文书。由于,诉讼当事人提供的地址不明,送达中心的工作人员只好一家家店铺的询问查找。在多方查找不到后他们前往辖区派出所寻求帮忙,最终店铺是找到了,但当事人却不在,朱主任只好再次电话联系当事人。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永安市人民法院送达中心主任 朱上游(我们做的事、跑的路应该是跟快递员一样的,但是,我们做的事要比他更细。我们除了要把材料送到以外,还要经常给他做法律释明,还要经常做他们比如说诉讼中有存在什么问题,我们还要及时给他做法律指导。而且,我们还要给当事人化解双方之间矛盾情绪,尽量让他们以很平和的心态,来对待我们法院来处理诉讼案件。)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送达难,难在法律文书送达过程中,当事人提供地址不对,受送达人下落不明、逃避送达、拒收法律文书及受送达人的家属不配合等情况屡见不鲜。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永安市人民法院送达中心 翁琳芳(人不在的时候就下次再来送,或者是把留置送达的公告贴在门上面,或者是塞在门缝上给他,让他看到隔几天再过来送,或者是他有看到过来拿也行。)

正当小翁在永安某乡镇的这户人家送达时,由于当事人不在,只好将材料交由他母亲签收,这时当事人的父亲出现了,并表现出较为强烈的抵触情绪。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你们给我拿去,不要我扔掉,跟我一点关系没有,我父亲欠的钱我要还,我儿子找我干么——”

朱主任说,日常碰到当事人或是家属类似的抵触情绪还真不少。这主要是当事人法律常识匮乏,不了解诉讼活动的真实意义。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衙门式的打官司上,不明白诉讼活动中送达程序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只是一贯地认为,自己或是家人作为被告感觉很丢人,不想理会这个事实。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永安市人民法院送达中心主任 朱上游(就算现在你找到他家的门牌号了,有些当事人是明明人在里面,打电话他家里面的电话也会响,但是,就是不肯开门。我们这种情况下严格按照留置送达,还不适合留置送达。这种情况下等于我们说要后面进一步采取邮寄或其他的什么措施,才能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送达作为法院诉讼中的基础性工作,事虽小却很重要。法院有义务将各种法律文书按法定方式、法定期限送达给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这既是为了履行法律职责,也是为了保护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为此,2017年初,永安法院针对送达难题深入研究,专门成立送达中心,配备送达车辆和人员。中心成立后,根据法律文书类型、区域,规划送达路线,批量安排送达。并自主设计、筹资订制了“送达服务袋”,避免各送达人员外出送达因材料杂乱而丢失的风险。截止6月中旬,累及上门送达1465次,行走里程4300余公里。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永安市人民法院送达中心 陈邓源(送达工作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但是,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我们每天都是要经历阳光的暴晒、雨淋,辛苦地把每份材料送达当事人的手里。)

三明这些执法人员做“兼职快递员”,原因竟然是这样!

永安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张志明(在朱上游主任的带领下,和耐心细致地工作之下,我们院的送达成功率大幅度提升,将近提升了30%左右。送达工作也更加规范,群众的投诉率也进一步下降。另外,通过他们的法律释明和协商工作,也调解了一批的案件,促进了案结事了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