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展播

明溪夏阳桃花谷:人面桃花相映红

四月,是阳光轻柔春风妩媚的季节。

天气已经将近四月了,接连而来的晴天,伴随着几次小雨,把园中各样树木皆重新装扮了一番;

各样花草都仿佛正努力从地下拔起,在这温暖日头下,守着本分,静静地立着,任那只谁也看不见的手来铺排,按照秩序发叶开花。

四月,是花草新生百鸟争鸣的季节。

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放眼瞧去,尽收眼底。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那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

四月,是春雨打闹把玩花伞的季节。

在烟雾弥漫的春雨里,忽然有一天抬头望窗外,蓦地看见富人山的一枝桃开放着一些淡红的丛花了;

我要说是"丛花";因为是这样的密集,而且又没有半张叶子。无疑这就是桃花。过了十来天,整个山谷的桃树都开花了,连续三周,引得游人纷至踏来。而我却更喜欢烟雨的时刻,因为那样,可以撑着花伞,与桃花来次亲密的约会。

四月,是轻解罗裳惜花赏春的季节。

到夏阳富人山时,天气渐渐清朗。拣定一树桃花,凝目而视。抬头可见青山、绿竹,偶有几只红嘴蓝雀从桃花涧掠过,倾听溪水淙淙,柔肠百转。来赏花的行人,在桃花谷穿行,嬉笑声飘满花谷,皆一一如画;

远些的树木,雨后特别苍翠,细茸茸绿得可爱。雨细蒙蒙的几乎看不见,只听见草叶及四陌上浑成一片的点滴声。

四月,是佳人粉妆起舞嬉戏的季节。

雨是女性,应该最富于感性。雨气空而迷幻,细细嗅嗅,清清爽爽新新,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浓的时候,竟发出草和树沐发后特有的淡淡的土腥气,也许那竟是蚯蚓蜗牛的腥气吧,毕竟是惊蛰了啊;

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吧,那腥气。

 

四月,是春末的季节

我爱这迟来的春天。因为这样的春天不是依节气而来的,它是靠着自身顽强的拼争,逐渐摆脱冰雪的桎梏,曲曲折折地接近温暖,苦熬出来的。也就是说,极北的春天,是一点一点化开来的;

她从三月到四月甚至五月,沉着果敢,心无旁骛,直到把冰与雪安葬到泥土深处,然后让它们的精魂,又化作自己根芽萌发的雨露。

在最美的人间四月天,我再一次探寻你的芳踪,

你无时无刻不在用风、用雨、用淡墨,用浓彩、涂抹妆点着自己,

于是心,被你的气息,慢慢融化。

 

惬意之余我开始惶恐,怕恣意挥霍掉这春色,

终究是怕你离去;

丝丝伤感又弥漫开来,伴着七彩的雾,

于是我开始四处搜集你来过的证据……

你是花与影的呢喃,

你是春和雨的交响;

你是花丛中灿烂的微笑,

你是绕指间和暖的春风;

你是父亲背负的快乐,

你是船娘恒久的守望;

你是转也转不停的幸福,

你是恋也恋不完的拥抱;

你是蜂蝶起舞的乐园,

你是农人播种的希望;

你是花海吐露的芳香,

你是爱人钟情的蜜语;

你是倦鸟的归宿,

你是最美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