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微电影

三明有座“仙山”,山上有个“仙峰宫”……有故事、有历史,令人向往!

仙峰山,一座令人向往的仙山,海拔不高,有仙则名了。听说山上有个“仙峰宫”,宫中住着三位仙女,就是大名鼎鼎的“马氏三仙”。

九月,秋风送爽,古人选择这个季节登高,望远,然后有歌咏,然后有赋诗。经不住秋风的撩拨,一时兴起,我们一行三人便驱车直奔西城东村而去。离城西去约二十公里,来到东村兴头水库,只见一泓碧水潋滟,青山依依,恍惚不是刚刚筑成的人工湖,更像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卷,是山与水的交融,又像是一对夫妻,早已厮守千年。友人指引,水口左岸矗立着一座小山便是仙峰山,当地人谓之“通天蜡烛”,侧面仰望倒是有几分相似。

匆匆拍几张水景照片,在朋友的带领下,寻得一条上山捷径,沿着山脊一路攀登,山中草木葱茏,古树参天,怪石嶙峋。我气喘吁吁,不时驻足休息,远观近看,大口呼吸着略带松香的空气,身心顿如枝叶般舒展。

临近山顶,朋友指着一块巨石说“看,石抱松!”抬头望去,见一虬松深深扎在一簇合抱的石林中间,石林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松树如同从花心中吐出的花蕊,令人叹为观止。松与石向来是一对挚友,石以狭小的空间供松树生根发芽,直至长成探天虬龙,松以屈曲的身段跻身于石罅,并且与山石胼首砥足,互相砥砺,相互抬举。松石相生,共赴时光深处。

边走边拍,不觉已来到山顶,迎接我们的是一块石碑,碑文赫然醒目,文曰:“仙峰宫位于尤溪县西城镇东村村境内,距县城20公里,海拔300多米,原名仙峰亭,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公元1368――1398年),迄今已有600多年历史。仙峰宫所建,正是南宋理学宗师朱熹选定的《尤溪十景》之一笔架岩风景区中的“通天蜡烛峰”峰顶……”。

首先我们来到仙峰山顶,来不及瞻仰庙宇和仙女,就被周边景色吸引,这里果然视野极其宏阔,而不苍茫,众峰环坐,如圣人传道,群山聆听,我们把群山景仰一遍。仙峰宫坐东朝西,背靠笔架峰。一老者告诉我,笔架峰山腰处还有地名叫观音盘座,曾经是林姓人家的祖房,也是军阀卢兴邦的行宫。仙峰宫的正对面则是狮王山,狮王山又称倒排岩、卓拔岩,远望狮王山,丹崖嶮巇,青壁万寻,有人说像一头威猛雄狮仰天长哮,有人说像是一顶棱角分明的“济公帽”。广场中间矗立着一尊巨大的观音雕像,面向西方,俯看众生,堪破红尘,神态安祥,圣口微启,似乎正口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宫前有一露台,正好观景,俯瞰山脚,一湾碧水环绕,仿若有仙子凌波微步。水库淹没区曾经是元代武进士杨文岳的家乡,杨进士武艺高强,力大无比,且骁勇善战,深得朝廷重用,当地百姓至今口耳相传,引以为傲。他们坚信是这座“通天蜡烛峰”给他们带来好风水,带来光明和希望,矗立在水口佑护全村老少安居乐业。

相传明朝末年,当地官商勾结,在蜡烛峰下建炉大练钢铁,奴役百姓,污染环境,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马氏三仙大显神威,化作三个少女跳入铁炉,呼风唤雨,炉火瞬间熄灭,从此废掉炼铁炉,据说山下至今还有铁水凝固的巨石。马氏三仙浇灭了炼铁炉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住在蜡烛蜂山顶继续修仙悟道,以防贪官奸商再次建炉炼铁,当地百姓经常看到山上有仙袂飘飘。为此当地百姓感恩戴德,集资募缘鼎建仙峰亭,安顿了马氏三仙,又安顿了观音菩萨和人文始祖伏羲,同时也是安顿了山民自己的灵魂。

仙,一人一山即是仙,古尤溪为山峒地区,山高路隘,山中常有结庐修道的高人,他们悲天悯人,同情弱小,精通医道,采集草药,一边布道,一边治病救人,久而久之被当地百姓尊为神仙。站在仙峰山顶环顾四周,清风徐来,不觉想起唐朝诗人张九龄的《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中的名句:

晴光送远目,胜气入幽襟。

水去朝沧海,春来换碧林。

我正吟着诗句,远山却挂起了雨帘,唯独仙峰山顶一片光明,怀揣着一股诗意,我们恋恋不舍地下山。说来奇怪,我们所到之处竟然都是云散雨歇,仿佛有人为我们驱云逐雨,冥冥中若有神助,让我们免于一场大雨袭击,走走停停,不觉已经回到山下,再次回望仙峰山,一场秋雨已悄然笼罩,而山下却已是雨过天晴,叠翠的山崖上挥舞着几棵漆树的红叶,在阳光的舔舐下,显得特别红艳。这画面正应了朱熹的一句诗:风月无边,庭草交翠。

图片:梁新运航拍:张坤

文:梁新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