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行时

新长征,我们在路上 ——“记者再走长征路”感言之四

5天,7个乡镇,行程近900公里……三明日报社一群年轻的记者,将提升“脚力、眼力、脑力、笔力”的实践,写在革命先烈走过的红色大地上。

从宁化县革命历史纪念馆、世界客属文化中心,到凤山红军街、烈士第一村,再到红色曹坊、里田……年轻记者们一路走、一路听、一路看,记录下一段段感人的红色故事……再走长征路,他们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脚印。

6月10日7时许,由于连夜暴雨,市区多处路段严重积水,车辆通行出现困难。记者刘岩松的心揪在了一起,早上8时30分,前往宁化参加“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启动仪式的车辆就要出发了。床上,躺着刚出生十来天的儿子,一旁,是产后仍然虚弱的妻子。为了参加这次主题采访活动,刚把妻儿从医院接回家,他就出发了。

“雨太大,得早点走。”刘岩松家住三元区城关,他提早了1个小时出门。路上处处积水,江滨路中山公园段拉起了警戒线,的士改走新市路,到三明世纪城附近,便无法通行。改走沙溪河对岸的工业路,还是过不去。小刘不得不提着行李,坐摩的穿越小街深巷,在暴雨中追赶上“大部队”……

大家会合时,几乎个个“落汤鸡”,刘莉婷背包的换洗衣服,全都被雨淋湿了……但大家还是乐哈哈地说,无人抱怨。

尽管活动启动仪式11日才举行,中午一到宁化,郑丽萍就和同事们提前去踩点。6月以来,她已在外出差7天,3天端午假期她也还在加班写稿,“工作要紧,任务为重。”

“这次主题采访,是一次‘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的生动实践,时间紧、任务重,但是采访当中对长征精神的感悟,始终在提醒着我们克服身体的极限,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一点,再好一点。”俞杰说。

早上8点出门采访,记者们通常不到7点就得起床,一天的行程都在路上,回到酒店已是日暮西沉。迅速吃过饭,立马赶稿。采访任务量大,大伙都忙到后半夜一、两点。作为与“后方”编辑部对接的人员,俞杰总要等到稿件全部收齐,压缩打包传回报社后,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

詹铁笛去年底刚加入记者部,头一回接触强度如此之大的报道任务。“白天完全在路上行进和采访,大量的稿件,全部要在晚上短短的时间内完成。”詹铁笛说,更让他焦急的,是作为新手的紧张和压力。所幸,团队永远是自己身后坚强的支撑,标题怎么改,结构怎么调,只要团队里有一个人提出问题,所有人就都一块帮着出主意。

连续几日,大家每天都只睡4、5个小时,高强度的连续采访写作,让每个人的身体和精神都到了极限。可是,次日一早队伍集合,一群人在路上仍然是欢声笑语。每个人都明白:“累归累,可是与革命先烈流血牺牲,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相比,我们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是一次红色精神的洗礼。当我们真正走上长征路,深入革命先辈奋斗流血的红色文化遗址,探寻一个个红色故事时,才能真切地感受到长征的艰辛与伟大,更能感受到先烈的如磐意志。长征精神,信仰不灭。作为一名记者,更要把这种精神带到今后的工作中,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这是这群年轻新闻人的真情道白.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年轻的记者们攥好笔、掌好镜头,用脚步去丈量,用心灵去抒写,将奋斗与青春镌刻在新时代的新长征路上……

( 曾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