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行时

一金二银!全省之最!三明新闻人参加福建省“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获佳绩

好消息!9月10日,福建省新闻战线第六届“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传来捷报。由我市选送的3组参赛选手,在本次比赛中全部获奖,斩获“一金二银”的历史最佳成绩。其中陈诗将代表福建参加全国“好记者讲好故事”比赛。

金奖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陈诗、林俊坚的《三代火车人 飞驰七十年》以全场最高分,荣获金奖。

银奖

尤溪县融媒体中心曹艺蕾的《我的记者成长记》获得银奖。

三明市融媒体中心曾凤清的《新长征,再出发!》获得银奖。

本次比赛由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在经过前期的初赛选拔后,由全省各设区市(含平潭综合实验区)共选送24名选手参赛。比赛设立金奖3名,银奖4名,铜奖5名。

在“好记者讲好故事”的舞台上,三明新闻人用朴实真挚的语言,以真实感人的亲身经历,融入时代发展的大背景,讲述了感人至深的三明故事。

陈诗、林俊坚《三代火车人 飞驰七十年》

(滑动下方文字查看演讲全文)

别说了!这不是把我当男人使嘛!这记者,我是干不了!你确定要放弃吗?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当年那个,不肯放弃的你,已经不在了!是不是忘记了为什么出发?诗:大家好!我是陈诗。   杰:我是林俊坚。我们是电视台的记者,也是表兄妹。       诗:大家刚才有没有被我们给吓了一跳,其实这样的场景,曾经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杰:新媒体的快速崛起和传统媒体的不被看好,我们也一度彷徨,甚至想要放弃记者的工作。         诗:直到在一次采访中,我们这家人遇见了另外一家人,三代人,一辈子,(合)只干一件事。(图片1饭盒。字幕:爷爷的饭盒 )     诗:我们先看一个宝贝!这是一个坑坑洼洼的铝制大饭盒。您可能有点儿纳闷儿,这个饭盒这么破旧怎么就是宝贝了呢?它的主人是当年鹰厦铁路永安段的建设者――爷爷来炳泉。爷爷今年93岁了,而它和爷爷一起经历了50多个春秋。在采访过程中,有一个画面让我印象深刻,爷爷不停地用手抚摸着它,好像一次又一次和老伙伴在对话,可见它在爷爷心中的分量。1956年,爷爷来到永安建设鹰厦线,条件非常艰苦,住的是草棚,走的是山路。但这还不是最危险的,他告诉我,最危险的就是炸药爆破修隧道。“炸药将石头炸开,石头能飞到15米远的河对岸上。人一旦被砸中,必死无疑。”这么恶劣的环境、这么艰苦的条件,我问爷爷,您就没想过放弃?他摸着饭盒上“先进工作者”这五个字,说,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再苦再累也要坚持下去让铁路早日通车1957年4月12日,鹰厦铁路全线通车,这是全省第一条铁路,改变了福建不通铁路的历史。来炳泉从中国第一代铁路工人转身成了火车司机。危险又辛苦,可是每每经过自己修的铁路,那嘴角竟是掩不住笑意。(图片3疤痕。字幕:爸爸的疤痕)       杰:我们再来看一张图片,这是留在爸爸来童林腿上的疤痕。这道道疤痕,虽然已经过去了20多年了,但依然清晰可见。1980年,来童林“接班”进入铁路系统当学徒。那个年代,火焰的温度决定了火车的速度,要想当司机先要当司炉。起初,来童林极不适应在摇晃的火车上铲煤,经常把铁锹铲到自己脚上,留下了许多伤痕。最难受的是,夏天,锅炉旁温度高达70多度,热浪袭来,让他多次中暑。可就算是这样又累又脏的工作环境也并没有磨灭他想开火车的初心。班外时间,他还刻苦学习火车驾驶理论知识,实在熬不下去了,就瞧一眼脚上的疤痕,坚持、坚持、再坚持。1988年,来童林如愿成为了一名火车司机,同年7月,华东地区第一条电气化铁路诞生了。每每路过家门,来童林总要拉响一声汽笛,这一声汽笛,拉响的不仅是他个人的光荣和自豪,更是国家“七五”计划成功实施的号角。(视频1孙子视频)【来俊臣(30岁)】能把小时候的兴趣爱好变成现在的职业,我觉得特别的幸福。(图片4字幕:孙子的梦想)     诗:镜头前的这位帅小伙,是来童林的儿子,来俊臣。采访他的那天,已经是中午12:30了,还没吃午饭,就被叫去上班,他笑着告诉我,每天24小时待命,吃不上饭是很正常的!从小怀揣“铁胆火车侠”梦想的来俊臣从学校毕业后,经过6年打磨历练,成为家里第三代火车司机。因为驾驶的是电力机车,他不用像父亲、爷爷那样辛苦,然而工作中的那份辛劳依然不少,但是父辈们的榜样就是他坚持的力量。       去年12月29日,南龙铁路正式开通运营了,这对于福建乃至永安人民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儿,这一天,在永安南动车站,祖孙三代乐坏了,正憧憬着新时代的到来,而来俊臣也有了新的梦想,要开动车,要开“复兴号”。(视频+音乐+展现永安台)       杰:是啊,复兴!这不仅是一个普通铁路人的梦想,更承载了我们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伟大梦想。从蒸汽机车的大气磅礴到高速铁路的风驰电掣,从几十公里的踽踽而行到数百公里的奔逸绝尘,永安三代铁路人以理想和信念为画笔,勾勒出了中国铁路华丽巨变的70年。     诗:“居之不倦,行之以忠”!从爷爷的饭盒,到爸爸的疤痕,再到孙子的梦想,那一份始终如一的初心,和执著奉献的精神,时刻萦绕在脑海并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传媒行业的巨变,不正像火车的滚滚车轮一样,势不可挡吗?我们不会在互联网的浪潮中掉队,我们要积极搭上媒体的高速列车,主动迎接媒体转型的下一站!杰: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站在建国70周年节点上,我们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对新闻工作者的殷殷嘱托:保持人民情怀,记录伟大时代。牢记使命,扎根基层。诗:用脚步丈量燕城土地,杰:用眼睛发现时代变迁,诗:用头脑萃取时代精华杰:用笔触记录身边精彩,诗:唱响奋进凯歌,杰:讲好中国故事 诗:不忘初心,(合)砥砺前行!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记者陈诗、林俊坚创新演讲形式,以双人搭档的方式,《三代火车人 飞驰七十年》讲述了祖孙三代火车司机的动人故事,折射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三明在交通建设等各方面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

曹艺蕾《我的记者成长记》

(滑动下方文字查看演讲全文)

各位大家好,我是尤溪县融媒体中心的记者曹艺蕾。五年前,我从学校毕业,来到尤溪。那是一个空气清新,节奏很慢的小城市。所以我当时就在想,在一个县级台,南方山区,能做些什么呢?播播新闻,配配稿儿,地域平台限制,应该没有其他的事儿了吧?然而这一路走过来,才明白,当时的想法还真错了。这五年来我实实在在的成长,也实实在在地经历了很多想都没想到的锻炼机会。

小平台有大舞台,这样的舞台,扎根在我们心里,也延伸到了最后一公里。大型综艺活动《乡村大舞台》,我们的编导首先要根据各乡镇的特色,提炼主题,再一趟趟进村入户去寻找民间艺人,挖掘当地文化特色。因为这个节目是同时要在微信直播的,现场和在线收看的观众均达十万人,所以,每一场活动的质量都要保证。为此,每一个节目都要经过多次的讨论推敲后才开始编排。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能让大家展示出最好的那面,摄像机开启的时候,我们在镜头里看到了一个个特别淳朴的笑容!我至今还记得有一个奶奶笑得合不拢嘴,笑着说:“你们看!那个前排跳舞的那个是我的阿塞玛(尤溪话:女儿的意思)”。

说到这儿,我又突然想起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一次活动结束后,一群大爷大妈来到后台说要找台长,我们台长突然被这样的热情包围,当时都有些懵,他问大爷大妈有什么事,大爷大妈激动地拉着台长的手说:“这个乡村大舞台做的太好了!我们不看大明星,我们自己演得好开心!”

我们在旁边听着都笑了,我们相信台长和我们一样,满满的欣慰。都说为人民服务,这样的服务也给我们也带来了开心和满足。《乡村大舞台》也被评为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优秀对农电视栏目”一等奖!                        。

我们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没有什么惊天之举,却记录下时代的变化与尤溪的每一个角落。看!我们尤溪的夜空,很漂亮吧!但是这短短的几秒却倾注了这背后我们团队看不到的心血。这也是我们日常的一部分,这是我们本地宣传片《尤溪》中拍摄的一段画面,星空的一次曝光需要等待很长时间。同事们为了拍出最震撼的画面,选了不同点,爬了不同山,也守了很多个夜。我问当时参与拍摄的同事,当时拍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本来我以为他会长篇大论地和我说他们有多累,有多不容易,然而,我听到的,却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蚊子太多了!

我知道,这里面的整夜熬守,蚊虫叮咬,吃住朴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过后来啊,我在那个同事朋友圈里看到他多次的转发这部形象宣传片的链接,他一定很自豪!也正是这个片子,短短一天内,点击量就超过了46万次。

一天,46万——这数字对我们来讲,真的很惊喜。该作品在省委宣传部主办的“锦绣中华·大美山川·福建那么美”微视频大赛中,获得小屏作品一等奖。现在,我们的脚步走得更远了,走到了西南边陲,走到了广袤的新疆。我们拍摄的微纪录片——《守摊人》,将镜头对准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艺。镜头里的画面特美,有手艺人的独到匠心,镜头外,我也看到了同事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今年四月,我们的摄制组受邀赴新疆玛纳斯进行《守摊人》拍摄。其中得一期是碧玉雕刻,我们的同事,起早摸黑,每天在荒漠里开车好几个小时,一起深入矿山和采石场、玛纳斯河等等进行拍摄。拍摄地偏远,根本没有地方吃饭 。饿了怎么办呢?随身携带的几个馕和开水,就是他们的食物 。时间久了 ,这水凉了,馕也硬了,他们说:”这是第一次吃馕 ,也是第一次 ,就吃到怕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画面,就是拍摄结束的那一刻,大家在野外高兴的跳起来:每个人脸黑黑的,穿着笨重,身上也土土的,但是真心让我感佩,我真想说:你们,怎么那么好看!

这些画面,可能都很日常,但每一帧都有我们的汗水,都有我们的感动。这样的故事太多了,都是我们记者前行路上的一个个缩影。也正是身处这样的团队,让我拥有力量,一路走来一路成长。

祖国70年,媒体也巨变。尤溪台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区县级台,一直到今天不断发展壮大的尤溪县融媒体中心,少不了我们的共同努力!我也在其中经历着,见证着这样一支爱岗敬业、甘于吃苦、勇于创新的团队。这就是我的成长记,我们也将会脚步不停,继续成长!

谢谢大家!

曹艺蕾来自尤溪县融媒体中心,她朴实而动人的讲述,《我的记者成长记》以自己和同事的亲身经历,讲述了新的融媒体时代背景下,一代年轻新闻人的成长。

曾凤清《新长征,再出发!》

(滑动下方文字查看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三明日报的记者曾凤清。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新长征,再出发!》。

关于长征,我们从书本和影视作品中,看过、听过不少。所以,当我3个月前穿着身上这件白色T恤,准备参加“记者再走长征路”活动时,我本以为可以自如地面对这一宏大的叙事主题。然而,在宁化陈塘红军医院、在湖南蓝山油榨脚、在广西灌阳轿顶山,我却一次次陷入了沉思……

宁化陈塘红军医院,是个保存相对完整的红色文化遗址群。然而,这里最令我动容的,却是旁边那片静默无言的青山。村里已经过世的老人张恩庭,十来岁时爬上山,对着地上一个个隆起的土丘,挨个清点过去:1、2、3……你们知道他数的是什么吗?他数的是埋葬牺牲红军的坟头。76个坟头,120多名革命英烈长眠于此!实际数字比这还多。村民们说,到后来甚至连棺材板都来不及锯,只能一个土坑掩埋四五具红军遗体。

青山何处埋忠骨?在全域都是中央苏区的三明,青山处处埋忠骨!

身为一名记者,我深深地觉得,自己过去对这些红色故事关注得太少了。采访中,很多亲历者都不在了,就连他们的儿女也已高龄。如果我们现在不去采访和记录,那么,很多故事可能将被历史永远埋没。

在湖南蓝山和广西灌阳,我们寻访到两位宁化籍老红军——兰发连和曾繁益的后人。当年和他们一起参军的战友,几乎全部战死在湘江边上。三明子弟,血染湘江,确保了中央主力红军顺利前行。可是,他们的父母,大多却一辈子都没盼到孩子归来。兰发连的母亲因为思念儿子,将烈士牌挂在胸前,直到去世。

老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尚在人世,那么,九泉之下该多高兴啊。有人认为,与那些战死的红军相比,失散红军是幸运的。可是,了解他们的人生经历后,我的内心更加震撼。

兰发连14岁参军,15岁参加长征。因为负伤,他在湖南油榨脚战役中与部队失散,成了那儿的“红军崽”。一节小小的竹筒是他守护一生的珍宝。其实不管是在宁化,还是蓝山,竹子都是最常见的。可这节竹筒,是他在家乡参军时红军发放的。小小的竹筒,装着对革命的向往,对家乡满满的思念。他的女儿说:父亲的一生都在寻找,一条路向前,革命;一条路往后,回家。

可是,革命英雄们的人生,何尝有过退路?失散在广西灌阳的老红军曾繁益,参加革命时刚满18岁。1934年冬天,他所在的红34师,肩负起了英勇的全军总后卫任务。英雄之师,铁流后卫,红34师近6000名闽西子弟几乎全军覆没。幸存的曾繁益,跟着所在的100团团长韩伟,在完成既定掩护任务后,一路边打边撤,被逼上了轿顶山。

轿顶山是当地最高的山峰。纵然时隔85年,交通条件大为改善,但是这里山路依然崎岖。见我们器材多,村民向导找来了上山唯一可行的交通工具——拖拉机。“哐哧哐哧”地摇了一个多小时后,拖拉机也走不了了,大家只好扛着设备继续爬。花了3小时上山,又花了3小时下山,回到山下,向导这才敢告诉我们,就在不久前,刚有人在这里掉下山沟身亡。

就是在这样的地方,曾繁益,曾家唯一的儿子,那个家中母亲还在翘首以盼,等着他回家的青年,站在20多米高的悬崖边,毅然决然跳下了山崖。海拔1651米的轿顶山,那是红军战士用身体丈量的丰碑!

跳崖时,曾繁益身上留着两发子弹。他和战友约好,万一生还遇到追兵,便一颗子弹射向敌人,一颗子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两颗子弹,是红军将士为了革命必死的决心!跳崖后的曾繁益,被当地的村民救起,此后余生,便一直生活在这茫茫的大山中。

见到家乡来了记者,曾繁益的家人特别高兴,可我们的内心却五味杂陈。他的儿子曾祥玉已经70多岁了,一句普通话都不会说,到现在还住在几十年前曾繁益盖的破木屋里;最小的曾孙5岁,和我上幼儿园中班的小儿子一样大,可他连学校的门都没进过。

我们从三明出发时,原本只计划到湖南蓝山。说实话,当得知临时增加广西的行程时,我整个人懵了,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因为自己家里的两个孩子实在没人照顾。可是,当我们在灌阳的大山深处,走进曾家那连灶台都没有,一家人只能围着炉子吃饭的家里,握着曾祥玉紧紧拉着的手,看着5岁孩子清澈的眼神时,我忍不住自责。跟这些红军和他们的后代相比,我们所经历的又算什么呢?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作为一名新时代的新闻工作者,我们更有责任,握好手中的笔和镜头,用脚步去丈量,用心灵去抒写,将奋斗和青春镌刻在新时代的征途中。

新长征,我们再出发!

谢谢大家!

三明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曾凤清今年6月参加由中宣部组织的“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两度参加三明市媒体跨省新闻采访团,先后赴湖南、广西、贵州、四川等地寻访三明籍老红军故事,《新长征,再出发!》,记者的亲身讲述引得不少听众落泪。

脚下有泥土,心中有力量。三明新闻人用带感情、有温度、有力量的讲述,以视听和文字反映时代变迁,成为新时代新闻工作者践行“四力”、讲述“四篇文章”故事的生动写照,彰显了新闻工作者对党和人民的忠诚。

(作者:记者:曾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