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行时

【风展红旗如画】因为红34师!将门之后和中央电视台专题摄制组都来三明了!

昨天,开国中将、红34师100团团长韩伟之子韩京京携夫人张微微,与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国家荣光》摄制组一行,先后来到我市清流、宁化,拍摄大型纪录片《国家荣光》——陈树湘(红34师师长)专辑。

陈树湘石碑

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拟于2019年推出大型4K纪录片《国家荣光》(第一季),共20集,每集30分钟。纪录片以“致敬英雄”为核心主题,将通过全新的视角、详实的史料和鲜为人知的细节,讲述中国近代以来无数英烈为了国家、为了民族而奋斗、献身的感人故事。

陈树湘,原名树春,字子风,1905年1月30日生于湖南省长沙县福临铺。在艰苦的战争岁月里,陈树湘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先后担任工农红军第4军第三十团七连连长,红四军军部特务大队大队长、闽西军区独立第7师师长、红19军第56师师长、红34师101团团长。陈树湘指挥作战,素以机智骁勇著称,打了许多硬仗和胜仗,表现了出众的军事才能。1934年3月,他被任命为红三十四师师长。在率领红三十四师掩护红军主力抢渡湘江的战役中,29岁的陈树湘在道县壮烈牺牲。他坚守阵地到最后,被子弹打开肠子,为了不做俘虏,他在道县蚣坝镇石马神,选择了用手掰断肠子牺牲,用实际行动践行他“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红5军团损失过半,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将士壮烈牺牲。

陈树湘带领的红34师是全军著名的“铁流后卫”,由来自宁化、清流、长汀、连城、上杭等闽西8个县的6000多名子弟兵组成,其中半数以上是宁化人。他们是英勇的后卫师部队,是长征中著名的绝命后卫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是这样评价这支部队的:“红三十四师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创立了不朽的功勋”。全师唯一幸存的团级干部、开国中将、红34师100团团长韩伟在1986年著的《红三十四师浴血奋战湘江之侧》的文章中这样写道:“我这个红三十四师的幸存者常常怀念起我的师长、我的政委、我的战友们,我这个幸存者有责任把这段悲壮的历史写下来,告诉我们现在年轻的和不那么年轻的同志,我们社会主义的新中国真的是来之不易”。

清流林畲毛泽东旧居内发现目前仅存红34师(原红军独立第七师)题写标语,标语内容为: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农民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打倒勾结童子军的刀团匪。

已过花甲之年的韩京京是韩伟将军的独子,曾在总参军务部、总参装备部任职,现已退休。1992年,韩伟将军去世,在弥留之际向儿子韩京京交代道:“湘江战役时,我带出的闽西子弟都牺牲了,我对不起他们和他们的亲人,要是带领他们过了湘江,征战到全国解放,说不定全国的将军县还会出在闽西,出在永定、龙岩、上杭、宁化……我这个将军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我活着不能和他们在一起,死了也要跟他们在一起,这样我的心才能安宁。”

韩伟将军照片

1992年,韩京京遵照父亲遗愿将他的骨灰送回到闽西,这里是他带领几千闽西子弟走上长征的起点。2009年,湘江战役过去75周年的日子,韩京京在湘江畔为红34师牺牲的6000将士立了一块无字碑。基座上刻下了这样一行字:“你们的姓名无人知晓,你们的功勋永世长存——为掩护党中央、中革军委和主力红军在湘江战役中牺牲的红三十四师六千闽西红军将士永垂不朽。”

随后,韩京京又会同龙岩、三明两地政府开始了一项漫长的工程:用多年时间查访闽西每一处村落,查找出1000多名在湘江战役中牺牲的红军战士的名字,刻在花岗岩石板上,同无字碑一起立在湘江之滨。

20多年来,韩京京追随父辈的思绪和脚步,在闽西、桂北一带寻访,整理红军长征历史,尤其注重实物的发掘和考证,现在他已自修成红军历史专家,大到方面军、小到营连,在长征路上的行军路线他如数家珍。他将自己和爱人的绝大多数收入都投到重走父辈长征路上的事业上,他们照顾在世的老红军,为红34师6000子弟立碑,为陈树湘烈士塑像。正如他自己所说:“陈树湘大爹爹英灵九泉之下应安息了吧,6000没有子嗣的红军将士应安息了吧,我想我就是你们的儿子、你们的后代,我还要把你们的信仰,把你们‘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精神传给下一代!”

从1928年到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

一共有多少闽西子弟参加红军呢?

十 万

活到全国解放的闽西红军一共有多少呢?

一 千

(包括失散的、包括后来授予军衔的)

留下姓名的闽西红军有多少呢?

两 万 多

剩余的闽西红军呢?

将近八万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英雄姓名无人知晓

烈士功勋与世长存

湘江边祭奠

信息来源:聚焦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