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三明这所小学发出“禁带手机”倡议,背后原因引人深思

上月,三明学院附属小学发出《关于禁止学生带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进校园》的倡议书。三明日报微信对此也进行了报道,☞☞三明学院附小倡议:学生不得带手机入校!发现则暂扣至学期末

网友纷纷留言表达自己的观点   ↓↓↓

那么禁止学生带电子产品入校,是何原因?如何引导孩子?

电子产品“剜”下的伤口

谈起往事,吴女士的心底至今隐隐作痛。而造成她心底伤疤的“罪魁祸首”,就是电子产品。

2006年,吴女士的儿子小涛(化名)因成绩优秀,被保送至沙县一中提前班。刚进入高中时,小涛学习刻苦,成绩优异。2008年,小涛进入高三,因学习压力太大,他接触了网络游戏,并沉迷其中。

“高考前三个月,他几乎没去学校上过课,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出门玩游戏。”回忆时,吴女士眼中挂泪,她说,当时自己放弃了外地的生意跑来陪读,联系老师和亲友劝说儿子,希望他“浪子回头”。可效果并不如意。

2009年高考,在家人的“监视”下,小涛被迫走进考场,最终取得600多分的高分。“我和他爸爸想,有这个分数,能上个不错的大学,可以放心了。”吴女士说,家人担心儿子在外地,再次做出什么“荒唐事”,就报考了福州大学。

让她深感意外的是,从儿子读大二开始,自己频频接到辅导员的电话,称小涛整天窝在宿舍玩游戏,常常缺课、缺考,学校准备给他处分。原来,小涛再次深陷电子产品的虚拟世界,无法自拔,根本无心学习。

“在他的哀求下,我们和辅导员商量,让他休学一年,调整情绪再入学。”吴女士说,谁知,儿子离开学校后,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踪影全无。家人电话联系不上,报警无效,同学好友均不知小涛的下落,他们夫妻俩在福州“满世界”找儿子,欲哭无泪。

半年后,儿子主动联系吴女士。逼问后,吴女士在一处狭小的出租房中找到了儿子。此时的小涛,精神萎靡,全身浮肿。同一个屋檐下的室友告诉吴女士,几个月来,小涛每天都在电脑和手机上玩游戏,饿了就点外卖,几乎不曾出过门。

在吴女士的央求下,儿子再次答应入学。结果,不到两个月,再次休学。“他学建筑专业,读5年才能毕业,有两年休学的机会,第二次休学后,他退学了。”吴女士说,从此以后,长达7年时间,小涛消失了,她和丈夫几乎一夜白头。

如今,小涛回家了,可是父母心底的伤痛,永远都无法抹平。

并非“刚性需求”

虽事隔多年,但身处网络时代,与小涛一样沉迷于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学生越来越多,尤其在中小学阶段,因电子产品引发的各类问题,更是屡见不鲜。

小颖(化名)是市区某初中一名八年级学生,沉迷于手机社交软件。“有段时间,我发现她越来越古怪,有时候半夜还在房间里偷笑,我以为她做梦。”小颖的妈妈说,后来班主任给她打电话说,小颖在课堂上注意力不集中,有时候还偷偷看手机,这才引起她的注意,并发现了小颖通过手机“网恋”了。

采访我市多所中小学校后,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的管理,已经成为中小学校面对的普遍难题。没收、销毁、屏蔽信号、禁止充电……老师和学校为了管控学生玩手机等电子产品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这也引起了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广泛关注。

去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的“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的要求。此后,我省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行动方案》,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便携电脑、电子书籍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

今年3月,三明学院附属小学经校务会讨论研究,在征求教师、家委会的意见后,也发出了《关于禁止学生带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进校园》的倡议书。结合学生实际情况,学校还研究制定出了《关于学生使用手机、电话手表等电子产品的管理规定》。‍

“少了通讯工具,家长与孩子的联系问题,成了大家考虑的焦点。”附小德育处副主任杨兰娟说,经过讨论,学生可通过向班主任、科任老师借用手机拨打。学校门卫处已配备一台固定电话,供学生急用。学校将与相关部门协调,在学校公共区域适当增加IC电话亭,供学生拨打、使用。此外,学校将定期加强对学生防拐防骗情况进行教育,教育孩子在遇到紧急情况时,应如何适当处理,以保证自身安全。

在三明二中政教处主任郭立龙看来,很多需要网络解决的学习问题,只要学生向老师请教,都能得到更全面的解答,所以用处并不大,坏处却不少。教学过程中,他常发现有些学生沉迷于各类游戏、视频和社交软件,导致上课时注意力很不集中,学习成绩下降。有的学生甚至使用手机早恋或考试作弊,影响恶劣。

“弊大于利,它们并不是学生的‘刚需物品’。”郭立龙说,据他了解,早几年前,我市很多中小学校就已经通过校规、班会、国旗下的讲话、《致家长的一封信》等形式,禁止学生携带手机等电子产品入校。

“禁带令”背后引深思‍

现实中,“母亲没收手机,女儿气急欲跳楼”“学生考试玩游戏,与老师当场起冲突”“学生偷家里万元现金,购买手机只为打游戏”……各类因沉迷电子产品引发的大小悲剧屡见报端。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也有代表、委员们提议,由国家教育部牵头制定法规,并以人大立法的方式规定禁止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电子产品带入学校。

采访中,部分家长和学生出现不同的态度。他们提到,现在很多网络课程需要通过手机或电脑这个平台,不少孩子受益匪浅。对学生使用电子产品的现象,社会不能一味视为“洪水猛兽”,学校不能“一  刀切”。

“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禁止学生携带手机等电子产品,从管理学生角度而言,需要大力支持。”附小家委代表黄黎明认为,在学校时,即使戴着电话手表的低年级学生,也会在课间玩一些无聊的小游戏,影响不好。现在学校发出禁令,家长除了引导孩子正确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外,还应教育孩子严格遵守校规。

“学生沉迷于网络,家长担心孩子未携带通讯工具可能遇到危险,都是社会问题,这个‘锅’,不能只让孩子‘背’。”市民林女士说,电子产品的出现,为的是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便利,事实上,在电子产品和各种通讯工具还未普及时,大家反而更少遇到这些“危机”。这也说明,全社会沉迷网络和手机的病态现象亟需根治,而社会治安问题也需要引起重视。

“我们更希望通过家校协作,共同管理孩子正确使用手机,也希望家长们放下手机,做个好榜样。”杨兰娟说,学校将通过班会课、辩论赛等形式,以及信息技术课引导学生正确使用网络,并通过心理健康课、个别辅导,对沉迷网络游戏的孩子进行疏导。

福建省心理协会副会长、三明市心理协会会长陈子玲认为,无论如何,电子产品已经成了社会必需品,这种工具宜“疏”不宜“堵”。她说,作为学校,把学生禁带手机等电子产品作为校规,无可厚非,但家长不能因此对孩子玩电子产品的行为进行全面的“围追堵截”,而要告诉孩子适度原则。“家长应当认识到禁令背后的危机,平时要多了解孩子,多与孩子沟通,多带孩子参加户外活动,让孩子的生活更加充实,而不是从虚拟的网络世界寻找温暖和安慰。”

(三明日报记者 卢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