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开课

家人团坐在哪里 哪里就有团圆年——“反向春运”折射过年方式新变化

●记者 曾凤清

2月19日是元宵节,62岁的刘勤让儿子给自己和老伴提前买好了次日的车票,打算从上海回三明。从大年二十到上海算起,老俩口已经在这座儿子工作生活的城市呆了近一个月。与往年子女年前紧赶慢赶地在“春运大潮”中赶回家陪父母过年不同,2019年的春节,刘勤夫妇俩“逆向”到上海,陪着儿子媳妇度过了一个完整的春节。

2019年春节前后,“反向春运”成为一个热门的新词。所谓“反向春运”,就是和以往年轻人回家过年相反,而是由老人提前到子女工作地过年。

A 在外地过年有在外地过年的新鲜

“儿子媳妇的工作忙、假期短,家里孩子又小,与其让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来回奔波,倒不如我们这退了休的老人跑一跑,一家人可以在一块儿多呆一段时间。”刘勤这样说去上海过年的初衷。

刘勤的儿子2003年到上海求学,毕了业就留在上海工作,之后又在那儿结婚成家。年前,父亲在电话里向自己提出打算一家人在上海过春节时,把这年轻夫妻俩给高兴坏了。

“以前过年都是我们回家去陪父母,在我们的概念里面,新春佳节合家团圆,子女回家陪父母过年应该就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吧。但是自己真的没有想到,父母这次会主动提出说,过来上海陪我们过春节。”刘勤的儿子说道。

这个让他没有想到的提议,着实让一家人度过了一个特别轻省而惬意的假期。因为父母均已退休,所以老人在时间上更自由宽裕,跟子女回三明前后只有5、6天的相聚时间比起来,这一个来月家人共处的时间,让一家人好好地体会了一把团圆的感受。

跟在老家时过年忙着串门走亲戚,从一张饭桌转向另一张饭桌的传统年味儿相比,在上海的这个春节,老刘一家人赶了一次“时髦”——一家人在清新出游中度过了春节假期。除了到上海市区的各处景区“打卡”,一家人还特地在浙江舟山定了度假酒店,一起美美地出门玩了一趟。

“在老家过年有在老家过年的热闹,在外地过年有在外地过年的新鲜。”电话里,刘勤乐呵呵地总结道,“关键是一家人在一块,就是团圆开心的年。”

B 动车上不少父母赶着去和子女团圆

春节前上完最后一天班,林霖跟爱人踏上了去往厦门的行程。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夫妻俩对此并不陌生。不仅仅是因为平时经常在周末到厦门去看望女儿,而且这本身就不是夫妻俩第一次去厦门过年。

“感觉今年春节的动车站,没有往年春运时这么‘热闹’。”林霖说。除了铁路系统的运力保障外,她想着,这或许也跟人们过年新的流向有一些关系。她说自己年前从三明前往厦门乘坐的动车不拥挤,反倒是大年初六从厦门回三明时,车上的乘客特别多。

林霖的女儿也是在厦门求学后留在那儿工作生活的。女儿到厦门没几年,家里就帮助她在厦门购置了房子,一家人在厦门也算是早就有了自己的家。林霖和爱人的父母如今都已不在人世,所以近几年每到年节,更多的都是夫妻俩去往厦门陪伴女儿一同过节。

“在从三明到厦门的动车上,会碰到不少像我们这种状况的人家。”几年的来回奔波,林霖经常在车上闲谈时发现对方也都是去厦门看望子女的父母。

“他们通常都不会空着手去坐车,常常都是左一个包裹、右一个箱子的,里面都是给孩子带的土特产,从新鲜的肉、蛋、菜到各种山珍干货,不一而足。”林霖说。同为父母的人坐在一起交流,除了聊各自的孩子和家庭,还会经常探讨交流打包的经验。把塑料油壶的上方开个口子,底下垫一些谷壳纸张之类的物品,鸡蛋一颗颗地放进去,既避免碰撞,又方便携带。类似这样的经验交流,方便又实用。

大年初一,林霖一家就走上厦门街头,一家人四处走走逛逛。“中山路上行人特别多,我们在那儿等红绿灯,一次绿灯结束,行人还不能全部通行,得等下一回的绿灯。”林霖说,跟三明比起来,厦门的新年要热闹得多。

林霖还分享了她大年初一的另一个见闻,在厦门的街头,她还看到不少来自外地的旅游团,其中不少扶老携幼的成员,看得出来是一家子人旅游过年。

“当时看到旅游团里面那些六七十岁的成员,心里还挺感慨的。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观念的改变,老人们过年的选择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元和开放,过年的新风真的越来越多了。”林霖感叹道。

C“反向”也是回家路

“家人在哪儿,家就在哪儿。”58岁的黄海珍说。今年春节,她和爱人赶到福州儿子家中过年。

她说,去年儿子在福州的新家刚装修好,按照风俗,一家人在新房子里过新年。自家条件并不算好,儿子能在福州买房,全靠了他自己的打拼。

“妈,我们在福州也有自己的家了,今年过年您跟爸爸出来福州一块儿过。”年前接到儿子的电话,听到他在电话里这样说时,黄海珍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不过,真想着要第一次在外过年,起初她心里还有些不适应。“总觉得家里一大摊子的事情,怎么一下子说放下也就放下,跑到外面城市过年来了。”

“顾全风俗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其实主要是想着父母辛苦了这么多年,自己想和爱人趁着春节假期,好好地陪老人放松放松,带着他们在福州到处走一走玩一玩。”黄海珍的儿子说道。

在他的印象中,家乡的年总是特别地忙碌,尤其是对于母亲黄海珍而言,从年前大半个月开始,就要辛苦地打扫、制作过年要用的各种食品。到了过年那几天假期,家里一有客人上门,母亲就要操持宴客的饭菜,客人离开,又是忙着清洗打扫。日复一日,整个春节就只剩下辛苦二字。

“以前过年放假回去那几天,都在忙着串门走亲戚会朋友,除了除夕夜那顿年夜饭,印象中都很少自己一家人好好坐下来认真吃一顿饭。”黄海珍的儿子说。即便是年夜饭,他们也是跟着叔叔、伯伯几家人一起吃的大团圆饭,作为大家庭媳妇的黄海珍为了这顿饭,得和妯娌一起忙活一两天。

没有了忙碌的迎来送往,黄海珍说这真的是她结婚之后过得最轻松的一个春节。大年夜,一家人一起准备了年夜饭,一家四口在新家,围坐一桌,过了个同以往相比特别简单,可也特别温馨的新年。

“以前在老家,大年夜等大家吃完闹完,收拾卫生得到半夜。”黄海珍说。今年的大年三十,她第一次完整地收看了春节联欢晚会直播。“大年三十晚上,老家的兄弟姐妹还通过微信跟我们视频拜年了。大家就这么隔着屏幕举着酒杯,说着新春的祝福。虽说人没在一起,可是却也一样地热闹。”黄海珍笑着说。

(注:应当事人要求,文中林霖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