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百姓话变迁——我市推进体制机制创新释放改革红利侧记

来源:三明日报编辑: 查看数0评论0

林改保持全国领先、医改成为全国“样板”、国企改革稳步推进……三明的城市发展中,流淌着改革的创新基因。

从2002年人均年收入3700元,增长到2019年的1.9万元,其中,林业贡献率超过40%,这是永安市洪田镇洪田村村民们的获得感;

从年花费七八万元,到每年支付3000多元,就能用上“救命药”,这是三元区岩前镇乌龙村村民凌清富的获得感;

从依靠规模创效益、增效益,转变到依靠技术创新谋发展,通过产品结构优化升级,实现利润总额、总资产贡献率、吨钢利税全面突破,这是三钢人的获得感;

……

作为老区苏区山区的三明,正是依靠着改革,解决了发展路上一个又一个难题,实现着经济社会发展全新突破。坚持问题导向,注重从体制机制入手,我市持续推出一批“切口小、见效大”的关键性改革举措。

如今,山城百姓的生活和发展,正循着体制机制创新之路,经历着美丽变迁。

林改“改”出生态富民路

“原本泥泞的林间便道,被拓宽改造成了3米宽的水泥机耕道,车子可以直接开进竹林,笋和毛竹运输更方便了,每亩林地一年可以节约人工成本近千元。”普惠制林业金融产品“福林贷”的资金支持,让梅列区饱饭坑村村民邓招娣长期受益。

如何盘活森林资源资产,让资源变资金,活木变活钱?我市以林业金融创新作为深化林改的切入点,推出了林权抵押贷款和“福林贷”等金融产品。

饱饭坑村,是我市推行“福林贷”的首个试点村。

村委会主任邓毓权介绍,此前,村里198户808人,只有不足10%的农户获得银行贷款。而村民贷款5万元,要五户联保,办理信贷手续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现在,有了“福林贷”,贷款20万元,只要合作社担保,2个小时之内就能拿到现金。除了修路,余下的钱,林农还能购买一些农资肥料,扩种增收。

林改让林农受益。而回顾当初,这也是一场倒逼出来的改革。产权不明晰,群众“靠山却不能吃山”。忆起1994年至1997年期间乱砍滥伐的情形,永安市洪田镇洪田村原村委会主任赖兰亭仍心有余悸。

森林资源不能再这样破坏下去!原村支书邓文山和赖兰亭苦苦思索如何破解。

“分山到户,无论对保护生态、发展生产,还是增加群众收入,肯定有益。就这样,邓文山和赖兰亭下了决心。

“你们同意分山的写‘同’,不同意分山的写‘不’!” 无记名投票结果:80%以上的村民赞成分山!

1998年,分山到户的决定诞生了。

“林改前,全村农民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在邓文山的记忆中,那时,洪田村集体收入几乎没有。而2019年,洪田村的村民人均收入已达25270元,村集体收入为32.77万元,这其中林业收入占了一半。村民们都说,现在的山林是一家永不关门的“绿色银行”。

“林改,我们的路子走对了!”邓文山兴奋地说。

2003年,洪田村的做法在全省范围内推行;2004年4月,三明被国家林业局确定为全国集体林区林业产权制度改革试点;进入新时代,三明再次被确认为全国集体林业综合改革试验区。

林改蹄疾步稳,给广大林农带来的是满满的获得感。

医改叩开健康幸福门

大病之殇,痛在费用高昂。

正因如此,我市自2015年起,便印发实施了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这是一剂治“大病”奔小康的良“药方”。

52岁的岩前镇富源村村民邓代宽,便赶上了这趟精准补偿的“列车”。

去年,他因类风湿性关节炎、慢性心功能不全、强直性脊柱炎等疾病,共花费17万多元,通过医保基金、精准补助等渠道报销后,个人负担降至1万多元。

不单是大病患者,慢病患者同样享受着三明医改释放的红利。

2016年2月,市医改领导小组决定,以乡镇卫生院在行政村设立村卫生所(或分院)为切入点,筑牢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底”。尤溪县坂面镇蒋坑村卫生所,正式开通了医保报销端口。

68岁的杨洪爽老人,和老伴傅双珍都是慢病患者。傅双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和老伴都患有高血压,以前我一个人,开单种高血压药就要280元。现在,同样的处方,医保报销250元,自付只需30元,一年高血压药费就能节省4000多元。”

给老人夫妇看病的“家庭医生”詹学鎏说,现在村民看病便宜,一次诊费10元,其中8元医保报销,2元个人出,村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医保福利。

从治混乱、堵浪费,到建章程、立制度,再到治未病、大健康……自2012年我市启动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以来,9年间,三明医改,正从“治已病”向“治未病”图景转变。

前不久,43岁的尤溪县西城镇七尺村低保户于志荣,来到九阜山,听乡村医生王金英从饮食搭配、合理运动等方面系统讲解高血脂病的预防知识。

“现在看病拿药时,王医生还会经常嘱咐我,要少吃肉,多吃青菜,加强锻炼,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于志荣正切身体会着服务围着百姓转的健康新景。

金融活水唤醒农村“沉睡资产”

“我和许多想创业的村民一样,一直渴望得到银行资金的支持。有了30万元的贷款,我的苗木种植可以进一步扩大。”沙县高桥镇官庄村村民张万炎,成了沙县村级融资担保基金2.0版正式上线后的第一批受益者。

离沙县高桥镇官庄村20公里外的凤岗街道际口村,许多外出开小吃店的村民,也同样面临创业资金难题。

做小吃,投入不多,但启动资金很重要。到银行贷款,许多人担心手续麻烦、办不下来,情愿参加传统民间标会或者高利借贷。

如何解决创业资金难题?

2019年6月29日,沙县县委组织部和沙县农商银行在际口村启动“党建+金融助理”服务乡村振兴工程。

“金融助理一个礼拜5天在村里,许多金融产品现场就能办。”村党支部书记徐国煌说。

2011年12月,沙县抢先试水金融改革,依托农村信用体系,在全国首创“社区型”村级融资担保基金。符合条件的农户根据信用等级,按其入股金额的2至5倍授信,最多可贷款10万元,解决了农民担保难的问题。

在沙县,有些村庄小、农户少,无法成立村级融资担保基金,个别贫困户也无资金入股,怎么办?

沙县再次大胆创新,探索组建乡镇融资担保基金、行业融资担保基金和精准扶贫融资担保基金,实现需求全覆盖。与此同时,以沙县农商银行依托农户信用评级为基础,向农户发放用于解决生产经营、消费等资金需求的“福农贷”也在推广,农民可根据自身需求“对号入座”。

前不久,沙县青州镇溪坪村37岁农民吴福经,从沙县农商银行青州支行第三次获得了村级担保基金贷款,利息还下调了10%。

“信用就是资本,有诚信,贷款变容易了。”吴福经说。和十多年前他做生意只能拿母亲的定期存折质押,贷得2000元比起来,吴福经对如今的金融改革赞不绝口。

改革红利增进民生福祉

“有事找政府,就上e三明”观念深入人心。2021年第一天,e三明5.0版正式上线,进一步优化用户体验,完善平台功能,增加城市服务功能。

自2019年7月23日e三明正式上线以来,注册用户超过120万人,已汇聚54家部门、585类数据项、4.4亿多条数据,提供123个接口,共享数据8000万条。e三明的城市服务功能更是得到了广大市民的认可,覆盖了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头是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另一头则是新村安居乐业的美丽画卷。

1月4日一早,距离市区1个半小时车程的将乐县万安镇翔安社区内,肖家杂货铺开门营业了。

69岁的店主肖顺和咧嘴一笑:“我们家的三层小别墅,楼上住人,楼下开店。换了以前,谁能想到日子会这么好?”

时间来到2010年,“6·18”特大洪灾中,万安镇大片房屋毁于一旦。瞄准灾后重建契机,镇里就此开启集镇新村建设。

“新村之新,不仅在于有新屋,更在于有新型居民。” 万安镇党委书记黄小君说,产业的内生动力,聚集人,也改变了人。

教育是民生大事。去年9月,沪明小学正式通过验收,共设置48个教学班,新增学位2160个。作为推动市区教育均衡的又一应急补短板项目,市民在家门口就能获得优质教育资源。

老有所养是民生要计。去年11月11日,大田县石牌村77岁的独居老人茅仙花,在家中用手机拨打了惠泽养老服务中心24小时服务热线,预约了医疗上门服务。仅13分钟,签约医生李承基就赶到了老人家中。

整合街道、社区资源,提供日间照料、家庭医生等服务,我市正让老人足不出户,轻松养老。

改革吹号角,奋进新时代。2019年7月,市委市政府对市属国有企业进行整合重组。次月,三明市投资发展集团、三明市城市建设发展集团、三明市交通发展集团三大新组建的市属国有企业集团公司正式揭牌。28家产业相近、行业相关、主业相同的市属企业,打破现行管理体制和架构,整合重组,掀开了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发展的新篇章。

改革创新是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超越、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不竭动力,在坚定不移推进改革的历程中,我市依靠改革应对变局、开拓新局,一个个壁垒被打破,一项项难题被解决,改革红利正不断兑现为民生福祉,努力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续、安全感更有保障……(记者:刘莉婷 陈睿  实习生:许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