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这个鱼米之乡奏响“幸福曲”

来源:清流县融媒体中心编辑: 查看数0评论0

烟波浩渺,白鹭飞舞。

清流县九龙湖位于沙芜乡洞口村,离县城56公里,是省内唯一的喀斯特地貌与浩瀚湖水交相辉映的风景名胜区,在历史上是清流唯一的交通运输路线,也是闽西北重要的航运枢纽。

过去,长汀、宁化、清流等地汇集的粮食、土纸、牛皮等土货都必须经此航运至永安后,再转运福州,并从福州运回内地需要的食盐、生活必需品等。

因重要的地理区位优势,加之清流全域流水面积都汇聚于此,河中饵料丰富,鱼类品种繁多,因此沙芜素有鱼米之乡的称誉,而乡里三分之二的村民靠着这一方大自然赠与的丰厚水源,滋养着这一方几代人的生活与生产。

“我们村的人基本上都是以捕鱼为生,上个世纪90年代,河里什么鱼都有,捕得最好的时候,一年能赚一万多元,是那时候名副其实的‘万元户’。”沙芜乡新矶村村民刘立生说,“后来从上游流下来的垃圾越来越多,特别是到雨季的时候,垃圾成片成片地漂浮在河面上,水面都看不到,船也开不动,厚的地方有20多公分,捕一次鱼,渔网拉上来,捡垃圾都要捡一天。”

 随着河长制的全面实施,清流县积极探索治河之道。针对县域内河流多、跨度长、治理难等现实困难,实施“三联”防控机制,即联合执法、联动防控、联手共治。

“除了与县内各部门联合执法,形成互补、合力、协调配合的机制外,我们特别创新了‘两地四县’的联动防控。”清流县河长办副主任罗成水说。

主动与上游的宁化、连城、长汀等地的联系,签订《关于建立闽江源跨区域、跨部门生态保护协作机制的实施意见》,建立以“点”上治理为依托,“线”上联动为抓手的协作机制,推动九龙溪、长潭河、校溪河等河流联防联控,扩大生态环境治理保护的辐射“面”,积极构建闽江源头生态环境治理的安全屏障。

“上游的垃圾不再往下飘,作为下游的九龙湖就不再需要为上游烦恼,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就行。”罗成水说,此外,清流还通过“政府+企业”“专管员+第三方”的模式,将河面河岸保洁工作进行市场化运作,购买社会服务,交由专业机构负责,实现县域内河道保洁全覆盖、常态化。

河面垃圾问题解决了,但随着人口的增多,资源的缩减,九龙湖湖面开始陆续出现网箱养殖,与此相关的卖鲜鱼、卖鱼苗、做鱼干逐渐兴盛。

“网箱养殖容易让水体富营养化,导致水质变差。”罗成水说。

为了保护和改善九龙湖生态环境,当地制定了奖补措施对按期自行拆除的养殖户给予奖励,通过努力,至2019年上半年,共清理网箱1.2万个、网绳3.73万斤,真正还九龙湖一个洁净的湖面。

在生态治理与保护的同时,如何平衡好当地几百户渔民的生计问题?

清流县依托当地优越的生态资源和丰富的渔业资源优势,积极探索回归“人放天养”大湖面养殖模式,逐步恢复和保护野生渔业资源,规范传统捕捞作业,让九龙湖形成良性的生态循环,发展绿色生态经济。

“现在的河又回到我们以前老河的样子了。”今年66岁的罗福光说,没有垃圾和网箱的九龙湖,退水之后,露出河床,大片原始风貌的草原绵延数公里,加上周围的青山植被涵养得特别好,这几年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到来。

“原先我一家人都是以捕鱼为生,今年大草原出来的时候,陆续有不少游客慕名来游玩,我家正好在进入草原的入口,就想着开个农家乐。” 家住铁石村的黄金平说。

五一期间,黄金平的农家乐开张,每天都有十桌左右的客人,“没想到生意可以这么火爆,每天都有上千人来这里拍照打卡,就连我家门口的大坪,也聚集形成了一个小市场,卖草莓、笋干、鱼干、豆腐皮、冷饮,不仅本地的在卖,也吸引了周边县乡的人来卖。”黄金平说,“接下去,打算把饭店好好经营好,这都是生态优势带给我们的财富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鱼米之乡的生动诠释,良好的生态环境为当地百姓奏响“幸福曲”。

来源:清流县融媒体中心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