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年,“护工哥哥”蔡春宝为残疾弟弟擎起一片天

来源:三明市融媒体中心编辑: 查看数0评论0

时隔5年,再次来到蔡春宝家,已物是人非,8月27日,蔡春宝离开了他牵挂不舍的残疾弟弟蔡春文,妻子沈仙玉悲痛地说,去世前,他还在叨唠,不是自己病重,家里没人照顾,他绝不会让弟弟去福利院的,要她常常去看他弟弟。

“怕叔叔伤心,到现在,我们都不敢告诉他我父亲去世的消息。”蔡春宝的儿子蔡懿哽咽道,那年蔡春文大哥去世,蔡春文抓着蔡春宝的手痛哭了一夜,蔡春宝一直陪着蔡春文,开导安慰他,否则他都熬不过那夜。
  蔡春宝生前是将乐县万安学校教师,9月5日,被授予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40多年来,不离不弃,蔡春宝悉心照顾高度瘫痪的弟弟蔡春文,虽人已离去,但他的事迹德育乡村,乡亲们有口皆碑。
                                                        弟弟命运多舛

 蔡春宝有兄弟3人,弟弟命运多舛。
  “春宝说,他弟弟刚出生整个人就软绵绵的,像没骨头一样,抱在身上倒来倒去。”沈仙玉说,蔡春宝比弟弟大12岁,告诉她当年的情景。乡村医生说是缺钙,可无论如何补钙也不见好转。因为家境不好,没钱带他到城里更好的医院看病。有人劝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扔了算了!蔡春宝家人说,不管再苦再累,也要想办法救,希望奇迹能出现。一家人每天从外头干活回来,不管有多累都要抱抱蔡春文,在一家人的照顾下,蔡春文“幸福”地成长着。但他全身只有左手会动,右手及两腿则慢慢萎缩,两腿交叉并拢僵硬,一天到晚流着口水,能听但不会说话,到后来右手及两腿已是皮包着骨头,整个人就是一个瘫子,一切都需要别人侍候。由于手和两腿弯曲,每天起床要穿好衣裤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一般得半个小时以上。因为他总是流口水,得用毛巾围着脖子,要帮他收拾床铺,打扫卫生,再伺候大小便、一日三餐,从穿衣到吃饭最后收拾完,要占用相当多的时间,花去相当多的精力。父母还在世的时候,蔡春宝作为主要的帮手,从没有丝毫怨言。

(资料图)

                                        “照顾弟弟是分内的事”
  端屎尿、帮忙洗漱、换上干净的围脖毛巾……几十年来,蔡春宝就是这样照顾弟弟的。
  1980年,蔡春宝从宁化师范毕业,分配到将乐余坊小学任教。学校离家27公里,每到周末,蔡春宝就赶着回家帮忙照顾弟弟。
  蔡春宝教书育人也从未含糊,常教毕业班,教学成绩突出,1988年,将乐一中校长想把他调往将乐一中任教。
  从乡下学校到城区重点中学任教,许多教师梦寐以求,但蔡春宝放弃了,他说:“我有个残疾的弟弟,父母年纪大,照顾不动了,我只想能到万安教书就行了,这样可以在身边照顾弟弟。”
  此后,县委宣传部、县工商等部门也曾向蔡春宝伸出“橄榄枝”,他都婉言拒绝了。
  1992年,蔡春宝调入万安学校任教。学校离家大概5分钟路程,而且校领导和同事都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对他都很关照。但他还是做到工作和照顾弟弟两不误。作为学校的教学骨干,还担任过教导主任。先后荣获“福建省中小学德育先进工作者”“三明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等荣誉。
  “你这样不是很累吗?”2014年12月10日,记者采访时问他,“照顾弟弟是分内的事,作出一些个人牺牲也是应该的。”蔡春宝说,不管是朋友聚会还是各种应酬,几十年来几乎没在县城过夜,就是为了能在家好好照顾弟弟。妻子沈仙玉说,在县城或其他地方开会学习,有时太迟了,赶不上班车,他就包车回家,心里总是牵挂着弟弟。
                                 “只要他活一天,我就要照管一天”
  生活似乎总是不遂人意,蔡春宝没想到照顾弟弟也会变得越来越艰难。
  2010年,蔡春宝的父母相继过世。2014年3月,蔡春宝的哥哥也因病离世。照顾弟弟的任务更重了。2013年11月,蔡春宝被查出肺癌并动了手术,出院后他身体软弱无力,而对弟弟的照顾却是不能少的。端屎端尿,洗澡穿衣这些在过去看来是很平常的事,现在对蔡春宝来说就是一件极其艰巨的事。弟弟会流口水,如不及时洗澡,就会发臭,一两天不洗,臭味就会蔓延开来。给弟弟洗澡其他人不好代做。而要帮他洗好澡,这个过程是很麻烦的,要先把他抱到卫生间去,这在过去是举手之劳,由于弟弟的手脚是僵硬的,身子又长,抱着走太难了。蔡春文虽然瘫痪,体重却有百把斤,洗个澡要耗尽蔡春宝的体力,洗完了再抱回床上,再穿衣服。穿衣这可是个细活,太难穿了,因为他的手脚都是弯曲僵硬的,腿是交叉的,穿起来就特别困难,很多次蔡春宝是跪着帮他穿完衣服,每次穿完衣服,他都满头大汗,需要休息相当长时间才能缓过劲来。
  2015年7月,蔡春宝脑部结节发作,头痛难忍,呕吐,眩晕,后背疼痛。县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肿瘤已经转移至脑部和左肾上腺,已到生死关头了。蔡春宝躺在病床上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病如何如何,想到的全是弟弟该怎么办?之后出院了,侍候弟弟的事一切如旧。
  2018年春季,春宝的病情极度恶化,化疗和电疗已失去作用,然而春宝仍抱着“必须坚持下去,还要照顾弟弟,只要他活一天,我就要照管一天”的心态面对病魔。加重的病情使得春宝不得不经常往返省肿瘤医院接受治疗,照顾弟弟渐渐变得力不从心。在万安镇政府的关心与协调下,县福利中心同意接收蔡春文到中心生活。然而,蔡春宝却犹豫了起来,他深知弟弟的情况特殊,口不能言,每日都要换毛巾、洗澡、穿衣、喂饭……他深怕弟弟在福利中心会生活不习惯,而且如此特殊的情况会让人跟他一起遭罪。请了一个护工专门照顾弟弟,家人在家也可以多陪护他,弟弟生活应该会更好一点。也许冥冥之中有感觉,今年7月26日,蔡春宝送蔡春文到县福利中心,第二天,蔡春宝就住院了,一个月后,就恋恋不舍地离开弟弟和家人。住院期间,蔡春宝反反复复叮嘱妻子,要常去看看春文,买些东西,他爱喝花生牛奶。在旁的家人闻之动容,泪盈满眶。

                                                                           (三明市融媒体中心 作者 沙观球 李祖发

推荐